top of page

「閒聊」: 躺下來就對了啦!



這個週末所擔任 IAR助教的乾針課是我歷史性的一天,也算是一個教學上的新里程碑,我很有可能在十二月底會有機會再擔任一次助教,屆時再和大家分享。

若是大家有看到火箭隊的議員臉書的照片,大家應該不難發現,在每個學員執行乾針的同時,擔任病人的學員們總是躺著的,這是我們乾針課的一大堅持,也就是當病人在接受乾針的時候,無論是哪個要針哪個部位,病人一定是躺著的,但為什麼呢?


我的另外一個身為針灸師也是物理治療師的好友,也在我們一次的讀書會和我們分享說:「我針病人的時候,都叫病人給我躺下來就對了啦!」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其實這些都是我們臨床人員從經驗中學習的故事,讓我來分享Toko的吧。這個故事的主角叫做「興奮母女」。

「興奮母女」的故事

大約幾個年前,Toko有一個病人,是位媽媽,我們先簡稱叫興奮媽媽好了,興奮媽媽也是Toko的超級粉絲,來給Toko做治療每次都大大好轉,但興奮媽媽實在是太愛Toko了,不斷地介紹她周圍的親戚家人朋友來找Toko。


有一次興奮媽媽帶著她女兒來,這位我們就簡稱為興奮女兒,是一位12歲的女壘選手,最近因為跑步而引起了足底筋膜炎,興奮媽媽興奮地告訴她女兒說:「我跟你講Toko他超神的!跟你保證你給他乾針一次馬上就好!跟你保證一次就好!他超神的!」


結果有其母必有其女,興奮女兒也在那裡大吼說:「Yeah! Let’s do the dry needle!」(來啦來給我乾針啦)


所以興奮母女就來到了診間。


Toko評估了一下她的足底筋膜,說:「這個足底筋膜比較嚴重,可能需要扎十根」


興奮媽媽很興奮說:「耶!十根啦!一分錢一分貨啦!十根給她下去啦!」


興奮女兒看到媽媽這麼興奮,也接著說:「來啦!給我十根啦!」(C’mon, BRING IT ON! GIVE ME TEN NEEDLES!)



Toko看興奮母女這麼興奮,耐住沈穩的說:「好的,那我先在需要你平躺。」


講完興奮女兒繼續坐著。

Toko清一清喉嚨後繼續說:「咳咳,妹妹請你平躺。」

興奮女兒搖頭說:「鼻要,我要看!」

Toko一看興奮女兒有點不聽指示,轉頭向興奮媽媽示意請她說服興奮女兒躺下。

興奮媽媽就又很興奮的說:「十根就是要看的才過癮啦!大師給你治療啦!給她看沒關係啦!」

Toko心裡很知道這樣不對,但不斷地被興奮母女這樣鼓吹著

「給她看沒差啦」「我不要躺下啦!我要看啦!」「一次看十根啦,一根一根看啦!」

Toko心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就破例讓這位病人坐著看她一針一針進去


結果興奮女兒就坐著,Toko就開始一針一針準備治。

第一針進去!Boom! 興奮女兒先嚇到了一下。可能針到腳底真的有點痛,Toko問說,你還好嗎?興奮女兒回答:「嗯!」

興奮媽媽繼續興奮地說道:「她沒事啦!然後繼續和她女兒說這真超讚的,把我的疼痛馬上解決啦。」


然後Toko看興奮女兒好像耐受得住,接著第二根針進入腳底!Boom!興奮女兒跳起來了一下!


Toko再繼續問:「你還好嗎?」興奮女兒聲音開始微弱地說還是說:「我可以!」


緊接著第三根Boom第四根Boom第五根Boom,Toko看著興奮女兒的臉,發現她已經不像剛開始那樣興奮了。



但興奮媽媽還在旁邊那邊嘶吼叫著說:「你沒問題的啦!已經一半都進去了啦!(Halfway there!)」


Toko看著興奮女兒的臉,猜想她可能不見得會有好的反應,再追問說:「Are you okay?」

興奮女兒見著媽媽這麼興奮,硬著身體回答說:「我很好,請繼續!」(I’m okay, keep going please)


然後第六根進去Boom,就在這個時候,Toko看著興奮女兒,臉已經開始蒼白了,Toko問說:「你還好嗎?」


這時興奮女兒大約遲緩了五秒才回答:「Yeah」

然後興奮媽媽還是繼續嘶吼地說:「再給她多幾針啦(just a couple more!!)」

結果Toko順著這個興奮媽媽的嘶吼,拿起第七根針!

Boom! 碰!

興奮女兒昏倒在桌上!


Toko見狀,心裡想說:「OOXX!早就知道會這樣」他心裡超慌的,但還是要假裝保持鎮定說:「她沒事的」然後走到興奮女兒旁邊。


興奮媽媽馬上從很興奮轉為慌張地說:「我的天啊,我的天啊」


Toko馬上跑到她的旁邊,看到興奮女兒的眼睛不斷地閃爍泛著白眼,Toko不斷地拍著她說:「你沒事吧,你沒事吧?」

Toko說這在他臨床的經驗當中從來沒有發生過。這叫醒她的過程中大概是十秒鐘的時間,Toko說這大概是他人生中最長的十秒!


十秒過後,興奮女兒驚醒,醒醒之後她想要立刻跳起來站起來,Toko見到她醒了且腳上還有七根針,馬上不顧三七二十一,把她推倒在治療床上,瞬間把七根針拔掉,當然過程中她腳底也有流一些血,但最終興奮女兒沒事且結束了這次療程。


經過這次經驗之後,Toko說她再也沒有看到興奮母女了,根據Toko的說法是說,應該基本上是腳好了(哈哈哈師父超級幽默)


這是一段真實的故事,我很欣賞師父也很喜歡分享他的失誤與錯判,希望學員們不要走這段冤枉路,我相信一個厲害的治療師的學習過程中,一定都是從針些錯誤中持續學習,今天我常說我們都是人,就連這種全美的大師級人物也會犯錯,那更何況是我們。

臨床英文時間

今天興奮女兒所發生的暈倒,就是我們在華人針灸文化常說的「暈針」,英文可以說是Needle Related Fainting,醫學的說法叫「迷走神經性昏厥」(vasovagal syncope)



簡單而言就是我們自主神經的系統性連鎖反應,因為痛,因為怕,因為緊張,先刺激了交感神經,加快了心跳與升高了血壓,迷走神經也是含有副交感神經纖維的一條混合性神經,此時就想要跳出來作出調整,因此控制心跳與血壓等反應,但有時就會因為瞬間發生,而「矯枉過正」,一次改太多,瞬間心跳變慢,進而刺激腦部分泌鬆弛血管的激素,血壓瞬間變低,因而暈倒。


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執行乾針時病人一定要躺下,除了比較舒適之外,也可以避免突然暈倒導致的頭部撞擊傷害(站著或坐著時暈倒),同時躺下也可以幫助病人發鬆,解除緊張,甚至在暈倒後可以馬上擺出頭低腳高的姿勢,因而幫助病人早點醒來


有一種說法也說迷走神經性昏厥(Vasovagal Syncope),也有可能是一些演化所留下的東西,大家有沒有看過一些被我們追著打的動物或昆蟲,像是蟑螂或壁虎,無處可逃時,也會有出現的裝死反應,這時追殺的人類有可能就會停止攻擊,不久後這些動物昆蟲醒來後就可以趁機逃走,很有趣的一個說法!


但總而言之,若是你也是那種會怕針的人,擔心自己在打疫苗的時候會有暈針表現,別忘了讓你的醫療人員提早知道,有需要可以躺著針就躺著針喔。但若真的不行,別忘了還是可以在打針的過程中,有點像縮小腹,肚子用力,或者是收縮小腿或夾緊大腿,藉由肌肉幫浦運動,來讓血液有更多的回流。


至於臨床人員們,我們能做的事,就是保持冷靜,但也有聽過有一種說法是,護理人員要夠兇,兇到病人覺得你比針還可怕,就不會暈針了,這當然是我聽我朋友說的民間說法啦。


最後放上Toko親自講這段故事的聲音檔,我真的覺得他講得非常生動!

七龍珠的悟空也很怕打針喔


(完)

2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