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小學老師與半月軟骨續集

已更新:2022年10月16日




今天要延續第107.6集,一段愛與半月軟骨的故事的女主角,小學老師,上次看到這位小學老師的時候,已經是可以正常的走路了。稍微前情提要一下,這位小學老師在兩週前急性膝蓋受傷,被推著輪椅進來,被我評估是左邊膝蓋的外側半月軟骨的受傷,照著我的方法處置之後,在一週左右便開始恢復正常走路。我這週五見到她的時候,是急性受傷後的兩週之後,他會在三天後,也就是禮拜一時會看運動科學醫生,討論是不是有沒有要照MRI的必要性

在這週五看她的時候,她還是和我反應膝蓋有彎不進去的問題,然後還是有發現膝蓋外側有水腫,一直感覺不是很舒服。


我於是檢查了一下,大家還記得在上週我看到她的時候,不管是她坐輪椅的那一天,還有後來受傷後的六天過後,水腫其實都不算嚴重,但這回我看到她的時候,很明顯水腫已經起來了,我問說最近在忙什麼。她說最近是真的比較忙,需要久站和久走比較久,但她還是有撥出一點時間, 會在每週三去健身房做運動,大部分就是我給她的輕量級腳部關節運動,和上肢運動,以及健力腳踏車。


我還是先讓數字會說話,先膝蓋的腫脹大小,她這一次就有超過2公分的大小,很明顯左側膝蓋開始腫起來了,我有提醒她說,半月軟骨的受傷,最怕的就是遇到慢性水腫,像這種水腫問題要先解決,因為如果時間拖得較久,變成慢性的水腫之後,會變成惡性的循環,股四頭肌的肌力會出不來,Quad is the king,膝蓋的國王股四頭肌一旦無法被喚醒,膝蓋在痊癒上就會更遙遙無期,因此我先再次提醒她要留意腫脹問題,先處理腫脹。


腫脹的問題除了睡眠的時候可以做抬高,依舊可以使用一些具有壓迫性作用的護膝,來控制水腫問題,除了這以外,睡覺時把腳抬得比心臟高,一些簡單的淋巴水腫按摩,順著血流方向,且皮下組織的輕量按摩的方法,我在當天也有讓她知道。


另外針對於水腫有很多人會使用肌內效貼布,我個人比較少用肌內效貼布處理水腫,這純粹是我個人自己,我肌內效貼布會比較喜歡用在短期止痛、觸覺反饋來帶動肌肉收縮,或是支撐關節上會使用,水腫上我個人喜歡會在相同的時間內帶一些病人可以回家做的運動,但其實網路上也有很多人在教貼布抗水腫的方式,我個人雖然不會適用,但也覺得這些貼法真的是藝術的展現,雖然現在臨床證實有限,但不代表未來就不會被證實,所以我還是採取開放的態度,如果運動員喜歡,我也會幫助他用貼布來改善水腫問題,下面的影片給大家參考看看。




當然這位小學老師還是有問,那可以冰敷嗎?我的回答還是比較簡單,膝蓋外側不要冰敷,會造成痛覺敏感度變高,現在已經遠遠過了急性期,就無需再冰敷了。


在看完小學老師的水腫問題之後,接下來就要看她的活動度問題,這次她還有另外一個很常見的半月軟骨症狀,那就是「卡卡」,英文叫Locking sensation,這次我在開始治療時的檢測就直接卡在九十度彎不下去,再彎更下去會痛。


像這種初期的半月軟骨受傷症狀,如果病人的疼痛的敏感度(irritability)已經比較好了一些之後,事實上這個角度是可以透過治療師的徒手幫助,直接從九十度拉到120,130沒問題,我當場評估看到角度不對,我就直接徒手治療開始了,大約三到五分鐘之後,角度就可以拉到120或130度。但是最難解決的就是,這種半月軟骨的問題,就會有末端膝蓋彎曲的問題,也就是你開始從130度往內壓的末端膝蓋彎曲角度,這個小學老師就會覺得很痛。


於是我就先停下來了,我就說,你週一要看醫生對吧,先給醫生看有沒有必要照 MRI,我認為是有必要了解這個撕裂的程度,再來想下一步要如何。但畢竟你是這位醫生轉介給我的,我會尊重他看是不是要有照MRI 的必要性,看完醫生之後,我們再想下一步。


走到這邊我就突然想起96.2 集大家記不記得那時候 Toko要我去看一位打擊教練的膝蓋,然後我檢查之後直接問我,你要不要讓這位打擊教練照MRI,然後當場我和師父有一點點意見不一致,我覺得不需要,師父覺得就要


我必須承認,我是那種有些時候覺得症狀可以透過理學檢查就能夠明白真相的治療師,但我也像是走向光譜一端的時候,偶爾也需要有人幫我把這個光譜拉到比較中間的位置,如果今天這位運動員或病人希望一個清楚的真相,那我就應該放下心裡對臨床表現的那種自信,因為自信和驕傲有時候也是一線之隔,除非今天這位患者會很排斥照MRI (密室恐懼症)或是擔心價錢,要不然的話,我想就讓影像學給出真正的答案吧。


小學老師也覺得這樣很可以我有提醒她要持續做角度運動,其實我不擔心膝蓋卡在90度的問題,讓彎曲角度持續進步發展 (let the knee flexion evolve ),只要每天有做,角度不會一直卡在這裡,唯一到最後會很難過的一關會是最末端角度的壓痛,這個就真的要看病人的目標而定,如果今天病人需要慢慢地做治療來進步,我認為不見得沒有機會,只是時間會拉的很長,也許可能半年,甚至10個月到一年,甚至也可能無法解決,要是到了這麼長都沒辦法解決,也許有些人就會走半月軟骨切除術,通常修補術會比較少發生在這種即將年滿五十歲的病人中。


當天小學老師也算是得到了一些答案,回家前我有特別留意他的幾個股四頭肌的收縮動作,其他的我們靜待禮拜一的結果。


物理治療師有我們的極限存在,我也是那種認為物治無敵的人,但正當到了該轉介回給醫生的時候,就是讓醫生知道病人現況,其他的就讓醫生來做後續的決定,我們也是環扣在這個醫療團隊當中盡我們的最大能力,接著就看事情會如何發展再來隨機應變吧!


(完)



54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