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說Podcast 特輯」:問問麥克雷諾第277集,在職業運動球隊工作的好與壞




本集是我最期待的一集,從中介紹一些職業運動的好處與壞處,今天麥克雷諾邀請了芝加哥白襪隊的球隊首席物理治療師Brett(右上角白色襯衫的),Brooks是Rehab Coordinator 復健技術長,所在的位置是在Glendale, Arizonal,另外有一位女生Katie和Evan(右下角的女生,和右上角的男生),他們兩位都在鳳凰城,和Brooks一起工作,最主要是負責小聯盟的工作。


今天因為長度很長,我會抓出幾個關鍵的問題與答案,給大家做參考。


一開始麥克就請Brett來說說他一天的行程會是如何:

Brett這樣回答的:

早上很早起床,試著擁有較長的家庭時間,陪伴家人,大約十一點半或12點左右出發去上班,然後就開始今天的準備,尤其是針對受傷的運動員的復健菜單準備,準備今天、明天甚至有可能準備下週或下下週的事情,而通常這些準備工作都會和教練、體能訓練師和防護員開會,通常這些都會討論比較細節,甚至會帶一些球員,一直差不多做到晚上比賽開始之前,我們中間是會有一些休息啦,好比說去牛棚(BP簡稱)看一看,看球員怎麼投球,或跑步,通常比賽開始的時候,我會去找我們的首席防護員James,和他討論我們今天有哪些做得比較好的或不好的,來討論我們明天要準備什麼,大約會是在第五局左右,我們就會開始為隔一天來做些準備, 然後一直工作到大約12點或1點左右後,回家。然後隔天重複一樣的事情。


中間麥克問說,然後你週末休息對不對,Brett,說開玩笑說對啊對啊,在比賽中休息,這過程有點可愛。但最主要是,他們曾經提到他們將近是在185天裡面要完成162場比賽,這是驚人的密集工作行程,他的工作中也沒有所謂的休息時間或空閒時間(down time),會是很密集的開會與討論,觀察受傷球員的恢復情形,是否達成治療目標等等。他們有提到有時候最困難的是,這長達約五小時的下午時間,有可能隨時都有人突然受傷,而穿插進你的行程裡,要去處理,因此麥克雷諾覺得Brett一直很謙虛,但用一句總結說:Brett is as cool as a cucumber (泰然處之,淡定自若),我很喜歡這種表達方式。


而麥克雷諾說,那這是你主場的比賽你才可以早上陪家人呀,那如果是客場比賽呢?


Brett回答說:That's my time. (這將都會是我自己的時間),然後全場大笑。但Brett說真的是這樣,他是一個很喜歡重訓的人,如果當天是主場比賽,他會全力且專心地陪伴家人,但如果當天是要出城比賽的話,或是已經在城外比賽了,早上5點到6點左右,他會開始非常強力專心地做重訓與健身,他開玩笑的說因為他想讓自己受傷,但他其實想講的重點是,他希望做某些事情來讓他自己可以有身體上的恢復,有可能會是冥想或者是閱讀,藉此來平衡這些時間。


了解了Brett的工作行程之後,麥克雷諾轉向去問Brooks,也就是鎮守在Arizona的Brooks,問問他的時間安排與等等的會是如何。其實Brooks 基本上就是負責Minor League Complex,其實基本上就和我之前在IAR遇到的遊騎兵隊的Kai很像,而這是Brooks的回答:


Brooks:我一整年都在Arizona,而我的行程確實比較Scripted(腳本化或是制式化),好比說菜鳥聯盟的賽季,他們可能一次九場比賽,我可以一大早六點就到賽場上,來幫他們處理急性受傷或是術後處置等等,透過比較早的行程來確保我和每個人都有一對一的治療,差不多就繼續到一整天的第二波比較忙的時機,這時候進來的球員都是比較屬於復健後期的那種,多半是幫助他們能夠為當天的比賽做準備這樣,這是是陪他們去重訓室這樣,我們的行程比較制式化,一定的時機有一定的安排這樣。


Brooks 繼續說:一整年下來的行程的話,春訓會有很多球員,會有很多處理Hands-on的部分,好比說我們有六張治療床,六個醫療人員,看該球員需要我們幫他們做什麼的,好比說伸展啦,會是看他們重訓啦,在春訓的這種期間多半就是一些這樣的實作為主,春訓我們確實會比較忙碌一些。而通常在一個賽季快結束之前,多半會像我剛剛所說的那樣,會比較制式化,一定的時間有一定的安排,且球員可以早一點進來,然後多半會有一對一的治療這樣,然後後面的幾小時多半就是要準備上場的球員來為他們做賽前的預備等等。最近因為遇到大聯盟封館(Lockout)我很不確定會有怎麼樣的發展就是了。


麥克雷諾中間主持也算是為前面兩位做個總結,就是能夠幫助一些職業球員恢復,也有機會去其他城市走走看看,這也許是職業球隊的治療師所能體會的好處吧,他接下來把麥克風交給另外兩位比較資淺的治療師,Katie和Evan,請他們兩位來說說擔任這份工作的好處。


Katie一開始所提到的是,她覺得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是,不需要有太煩人且瑣碎地告訴你你今天在這個運動員要花多少時間,要寫多少病例,可以排除這些因為被醫療保險綁架後所需要做的一些制式化的事情,也不用擔心一天究竟要看多少人等等的,這一點對她而言是個很大的好處。


Evan則說,我喜歡玩投接遊戲,但我更喜歡看這些具有職業水準的球員,他們如何準備比賽,迎接比賽,他舉一個數字來說明,全國一共有45萬個球員參與高中棒球,而大約只有百分之0.5的球員才能被選入進入職業層級。全部的高中球員也大約只有百分之七的人能進入大學棒球,而從大學進入被選入職業層級也只有百分之十而已,所以Evan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低的機率能夠進入職業棒球的水準,他深深地能親眼見證這些菁英棒球員打球覺得是一種很驕傲且具有特權的一件事,他非常喜歡這件事情。而這些球員都具有高度的自制力與動機,而且非常地具有競爭力,而且是真的很想回到場上表現的,這一點也讓他很喜歡。


接著麥克雷諾就把話題整個顛倒了,直接問Brett和Brooks說,好,既然我們都談到了好處,那有什麼事情是你進入了職業之後,你才驚訝地發現,其實進入職業球隊其實也沒有那麼好,也是有些壞處的呢?


Brett回答說,他其實最覺得不容易的事,其在不管是在經驗和是研究上,你會有很多你自己身為治療師的考量,但這些菁英球員,他們是從小傷到大,於是他們對於某一件受傷情形,會因為過去自己曾經受傷過了,而會有一些經驗上的期望,期望這可能會和他們過去經驗中的恢復情形一樣,進而透過這樣的期待,而希望你在治療上有所調整,這其實對治療師說,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對方有很多的受傷經驗,且又是球隊付給你的醫療保險,因此這樣的期待,與你身為治療師想要從中給予適當的計畫中,是會有所衝突且會有很多需要調整的空間,而這些都充滿著挑戰。


而麥克雷諾接著也問Brooks說,那你覺得呢,有哪些是一些剛畢業的物理治療師,想進入職業球隊,你則會給他們什麼建議呢,告訴他們其實在職業球隊上班也有些缺點?


Brooks回答說,其實要進入這個職業球隊工作,是一個很大的承諾與決心(big commitment),我必須承認我一週至少上班六天,有時甚至一整個月都沒有休息,他確實會在過程中得到很多激勵,但真實情況是,這樣的工作型態卻是充滿著挑戰的。


麥克雷諾也用同樣的問題問Katie和Evan。


Katie則說,基本上也和Brooks說得很像,其實就是長時間的工作時數,會讓你真的需要時時提醒自己要何時打電話給家人,如何平衡與家人在一起的時間等等,另外一點當然是我個人來說,我在一個大部分是男生的地方工作,身為唯一的一個女生,雖然我有很多很棒的同事,但這樣的獨特點也確實也會在工作中或多或少伴隨著些挑戰與不同。但其實大聯盟有不少女性的工作者與團體,可以讓我時時刻刻地與他們保持聯繫,這會是很有幫助的地方。


Evan雖然也有回答,可是我覺得他有點文不對題,他只是在重申在職業運動球隊的優點,說當你幫一個球員完成某項治療之後,當晚他就在賽場上在眾人前表現,這點真的蠻酷的。


而結尾的時候麥克雷諾做個總結,而我也想在這邊做個總結:


好處:

  1. 你可以看到很多超級職業球員的菁英表現,幫助他們能得到成就感。

  2. 你不在乎太制式性的規定,而能追求幫助該球員的恢復與好轉,而無須太在乎這中間的病例或保險好壞。

  3. 你可以去其他城市看看走走,增廣見聞。

  4. 你可以和其他不同類型的醫療人員和教練們合作,這是事實,也算一個特權。


缺點:

  1. 工時長,犧牲很多家人的時間,與家人的朋友的時間多半要用擠出來的。

  2. 職業球員的期望值與過去受傷的經驗,會與治療師的專業與經驗中有著衝突與挑戰。

  3. 針對女生,可能會有較不同的適應,因為這畢竟是個男生多於女生的運動與球隊。


我想這是今天這集所分享的重點,值得給一些想要在職業球隊上班的好朋友們做個參考。


(完)






























1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