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關於我名字後面上的OCS 三個英文字



這個週末我花了好一段時間,完成了我骨科認證(OCS, Orthopaedic Clinical Specialist)的第一次認證更新,認證更新的目的其實是美國物理治療學會希望每個人在考到認證之後,能持續維持專業,繼續看該專科的病人,繼續在該專科上有精進,所以認證更新上,基本上就是填寫一些我過去三年的工作內容,還有繼續再教育的時數,最後還要寫一份有點像是小論文的東西,探討一位你的病人,把你的評估與治療邏輯寫上去,以待美國物理治療學會審核,結果我最後就直接寫小六的故事。

在寫完之後我累得癱在地毯上,心裡面碎念說,都考過了還要繼續被審核的感覺很不好,我太太就在旁邊走過和我說,其實她若是病人的話,知道我們這些認證每過三年都還要繼續審核的這件事情,她會覺得很放心。因為她會至少知道這個人過了之後,仍然持續地精進,而不是考過了就把它當作考上台大一樣,反正就跟著你一輩子了,然後就跑去賣鳳梨酥牛嘎糖然後不管物理治療了,我想想也是。坐起來之後我才知道我才回憶起我考OCS的漫漫長路

OCS 美國骨科認證,其實背後有很多的心血要努力準備,除了你看的病人要符合學會所規定的時數,在符合各項資格之後,要通過一個筆試,筆試內容會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和實證醫學相關,這個筆試,我可以坦白說,2018年是我第一次考,但沒有考過,我第二次才考過(2019年),原因是第一次考的時候,我的手術後病人知識很淺薄,當時的我在紐約執業,看的病人多半都是一般的脖子痛與下背痛,很少有手術後的病人,但真的跑完醫院體系之後,第二次的考試基本上就很順,基本上就是把上班的知識寫下來,後來第二次就如願的通過了

而之所以會逼著自己再考第二次的最大原因,就是 2018年那年和XX強國的奧運隊線上面試,我記得當時那位奧運運動醫學主席直接坦白和我說,我看到你有大概三年的執業經驗,然後又會講中文,所以覺得很想認識你看看,想不到第一個問題就問我:「請問你有OCS或SCS認證嗎?(也就是骨科和運動物理治療認證),我說:「沒有」,然後第二個問題就問,請問你有:「乾針Dry needle 的認證嗎?」我回答:「紐約不允許讓物理治療師執行乾針,所以我也沒有,但我現在在德州了,德州可以執行乾針,我會去拿相關的課程。」


但就在我回答兩個「沒有」之後,後面的對答基本上都是寒暄,原則上我在面試的 第四分鐘 就知道對方不要我了,即便是我有講中文的優勢,可是該國可以這樣為國家隊找物理治療師是這麼樣的密切注意對方是否有這兩項基本門檻,哪怕你是少數會講中文的申請人,不符合資格就是刪掉。雖然我當時丟面試的主要原因就是純粹想知道對方的面試內容,即便上了我也不會去,但那一次的面試確實給我很大的震撼,人家這麼強的國家是這樣在找物理治療人才的。


於是後來就發奮地考OCS和學習Dry Needle,而如今我已經拿OCS三年了,這個月月底還要和Toko在休士頓當Dry needle助教,我也進了美國奧運固定輪值治療師,覺得自己在學習上還是漫漫長路,但有時候我只能說,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謝謝當初和強國奧運隊的面試,讓我知道自己還有哪些不夠的地方。


繳交完這個三年的審核資料,心情很踏實,於是晚上我又吃了兩顆肉粽!



(完)





73 次查看0 則留言

ความคิดเห็น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