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跑者愉悅」的前世今生,「跑者愉悅」是什麼造成的?


大家知道嗎?長跑者在長時間運動和運動後會感受到一種特別的愉悅感,這感覺只持續一小段時間。在近幾年的研究顯示,這種愉悅感與一種叫做「內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s,簡稱: "eCB")的東西有關。但是,我們對於內源性大麻素在運動期間何時釋放的了解還不夠。但為了更深入地研究這個現象,科學家們進行了一項回顧研究[1],今天就帶大家來聊聊這篇系統性研究,探討所謂的「跑者愉悅」(Runner's High)


這篇研究收集了從「內源性大麻素」的發現一直到2021年4月的所有人體臨床試驗數據。在這21份符合標準的研究中,他們發現大部分急性運動後(acute exercise, 就是剛剛運動完)的研究都檢測到「內源性大麻素」的增加。但是,長期耐力運動期間的研究卻顯示「內源性大麻素」的水平下降。這些研究結果讓我們更加好奇「內源性大麻素」在跑者愉悅中扮演的角色。


「內啡肽」(Endorphin

之前有人提出了其他關於跑者愉悅的理論,比如「內啡肽」(Endorphin)的釋放。但是,這些理論的證據並不充分,也無法解釋跑者快樂感的所有特點。儘管在內啡肽在媒體上廣泛流傳,但一些發現反駁了這個假設,最主要原因是內啡肽對大腦的影響不大,因為內啡肽是親水性的結構,無法穿過血腦屏障。

於是在九十年代,科學家們發現了兩種主要的「內源性大麻素」:一種叫做花生四烯酰乙醇胺(arachidonoyl ethanolamide),在1992年被命名為「愉悅酸胺酸」(anandamide,AEA),另一種叫做2-花生四烯酰甘油(2-arachidonoylglycerol,2-AG)。這些內源性大麻素的發現引發了所謂的長跑者愉悅的「內源性大麻素」的假設。但與上面所提到的「內啡肽」不同的是,內源性大麻素是「親脂性分子」,因此能夠輕易穿過血腦屏障,這更能解釋長跑者的愉悅感。


「內源性大麻素」

「內源性大麻素」系統是一種強效的內源性系統,參與多種生理功能,包括突觸傳遞、情緒、獎賞、焦慮、食慾、記憶處理、神經保護和神經炎症。此外,它們還在神經發育中發揮重要作用。而這類型的內源性大麻素對疼痛的降低和對焦慮的緩解有關,可以解釋其中跑者所產生的愉悅感。這也解釋了為什麼運動可以成為一種自然的疼痛緩解和壓力釋放方式。內源性大麻素通過與大腦中的內源性大麻素受體結合,調節神經傳遞和情緒反應,從而產生這些效果。 總體而言,「內源性大麻素」系統在運動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通過調節情緒、獎賞、疼痛感知和壓力反應等多個生理過程,促進了運動的愉悅感和健康效益。


這些內容對於跑者來說非常有趣和有價值。首先,研究表明長跑可以激活內源性大麻素系統,這可能解釋了跑步時出現的愉悅感和舒適感。了解到這一點,跑者可以更好地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體驗到所謂的「跑者愉悅」,並且這種感覺與大麻素的增加有關。 最後作者給我們幾個追求跑者愉悅的建議與發現:

  1. 跑步在這篇研究看似是最能夠激發內源性大麻素系統的,其次為騎腳踏車

  2. 運動強度在最大心率範圍70%到85%最有可能激活上面兩個花生。

  3. 運動的持續時間至少要達到20分鐘,才能產生抗焦慮、鎮痛和正向情緒的效果,而在30至35分鐘後可能達到最高的正向情緒效果

  4. 運動環境對於跑者愉悅的效果可能有顯著影響。例如,在大自然中運動可能帶來更好的效果。這給跑者提供了選擇不同運動場所和環境的機會,以提高運動的愉悅感和整體體驗。


總之,這些研究結果為跑者提供了關於跑步的一些有趣內容。算是講明了跑步和內源性大麻素之間的關聯,解釋了跑步帶來的愉悅感和益處。這些發現不僅擴大了我們對運動愉悅感的認識,還為未來的研究和應用提供了有價值的線索。


(完)

Reference: 1. Siebers, M., Biedermann, S. V., & Fuss, J. (2023). Do Endocannabinoids Cause the Runner’s High? Evidence and Open Questions. Neuroscientist, 29(3), 352-369. doi: 10.1177/10738584211069981


28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