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骨折手術後的內固定器(骨釘骨板)會一輩子在我身體裡面嗎?

已更新:1月7日



今天要聊的問題,最近在臨床上很常遇到,這個問題是: 骨折手術後的內固定器(骨釘骨板)會一輩子在我身體裡面嗎?


其實,大部分的人,尤其是成年人,這些內固定器(以鈦合金或不鏽鋼為大宗)會留在身體裡面一輩子都沒有問題,因為這些釘子或是固定器的材質多半與身體的相容性高,身體比較少會有強烈大反應,因此若是身體沒有出現免疫性反應,像是紅腫熱痛等感染情形,而這些固定器都可以一直在身體裡面。



但是手術後是否要移除內固定與否,這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一定的答案,所以這一題的答案會是:


要以個案分別的情形來看 It depends on the case by case basis.。

每個人情形不同,要依照個別情形來決定,而且決定的因素多半取決於外科手術醫生,或是醫生和病人評估溝通後的結果。

在我和外科醫生時常的溝通經驗中,多數醫生會比較偏向避免再一次手術,因為手術就是風險,如果一切都沒有太大問題的話,是不需要再次進行手術取出的,而且在骨折後處理的內固定手術,最初開刀的傷口有多大,取出時的手術傷口就有多大,因此這題的回答,真的要「依照個案而定。」


有時候在臨床上會遇到外科醫生會比較不建議移除的,特別是年紀大的長輩,對於老年人來說:研究有顯示,移除後若是發生再次受傷,好比說前手臂,會發生再次骨折的風險會較大[2],另外也因為再一次的手術,也仍舊會有對老年人有手術的風險,所以在 給老年人的內固定手術後,如果一切狀況都良好,沒有特別安全顧慮時,這些內固定都會留在身體裡

但若是真要取出的話,一般而言,大部分的外科醫師都會大約在第一次內固定手術後12-24個月 後才會將內固定器取出,[3],但時間的多寡還是要依照個案而定,因為嚴重度不同,目標不同,情況也很不一樣。我在媒體上看到最快取出的是2014年的 Rajon Rondo,當時他在賽爾提克隊時2014年9月發生左手第三掌骨骨折(metacarpal 骨頭),但恢復後良好,在同年11月就因為一直有痠痛問題,而在兩個月後醫生就幫他取下,取下後沒幾天就立刻上場打球了,所以情形真的會依照情況而定。[7]



會有需要取出的人,多半因為個案的症狀或是醫院個案需求,分別作以下幾點討論:


1.發生感染情形: 案例:Kyrie Irving


Kyrie Irving 在2015 年總冠軍賽時,左膝蓋的膝蓋骨骨折受傷,因此而做了內固定手術。



受傷影片:


而在三年後的 2018年,當時的Irving已經在賽爾提克隊了,上述的左膝蓋的內固定器,最終發生了感染問題,而將當初2015年的內固定 (兩根釘子和鋼絲)取出[5]。取出後,媒體預計休息的時間約是在4-5個月。



2.手術後有莫名的腫痛,會激發一些肌腱的疼痛,外科醫師覺得這和內固定有相關。 案例:Gordon Hayward

2017年十月,賽爾提克隊的帥哥前鋒Gordon Hayward 就在當年的賽季第一場發生嚴重的左腳踝骨折,於是在2017年10月中的時候也做了內固定手術。


受傷畫面 (嚴重警告,該次受傷影片很驚悚,不喜歡請勿收看)



但在2018年的5月時,媒體也報導了他的外科醫生決定將內固定取出,因為內固定本身已經開始讓他的外側腓骨肌腱不舒適[6],所以這內固定本身在他身體裡面只待了8個月左右的時間,而最終他也在受傷一年後出賽了,當時的他大約為27歲左右。


另外還有下面幾個原因,也會有可能在外科醫師的評估之後,決定將內固定器取出:

3.有嚴重的關節角度受限


4.個案是高感染風險者,例如慢性病患者,也會看狀況建議取下。

5.青少年時期就動的手術,使用骨釘骨板,就有可能要考慮手術取出,好比說骨折患者才10幾歲,使用了骨釘骨板後,往後50至60年人生都會帶著,增加材質變化不確定的風險,所以臨床上會建議年輕人取出。

6.比較瘦小,內固定器有一些外觀不好看的顧慮者,也會在醫生評估後取出,這些人多半顧慮內固定器會讓皮膚表面看起來也格外的明顯突起物,因此有外觀上的顧慮 。


移除後,也會需要物理治療的介入,但會相對比第一次骨折後所需要的時間較短,因為留下來的會是拆除後的骨釘子孔洞 (screw hole),一般建議移除手術後的前三個月不要做太劇烈的運動。[2]

我的建議:

內固定手術後,請務必定期回診,尤其手術後的一到兩年內,讓你和外科醫師針對你的問題來決定是否有移除的必要性。其他決定因素,仍舊是由你和外科醫生的討論結果為主喔!

(完)




Reference :


2. Anantavorasakul N, Lans J, Wolvetang NHA. Forearm Plate Fixation: Should Plates Be Removed? Arch Bone Jt Surg. 2022 Feb; 10(2): 153–159.



3. Yao CK, Lin KC, Tarng YW, Chang WN, Renn JH. Removal of forearm plate leads to a high risk of refracture: decision regarding implant removal after fixation of the forearm and analysis of risk factors of refracture. Arch Orthop Trauma Surg. 2014;134(12):1691–7


2,746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