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執行在運動員上常見的三種止痛針

已更新:2023年2月26日



我還記得以前還在當鍵盤球迷的時候,時常會聽到網友都會說這個運動員受傷了,他是否使用「止痛針」的這個議題,關於止痛針這三個字我以前真的不是很了解,但隨著自己在臨床上接觸了些運動員之後,慢慢這些止痛針會變成臨床上會討論的藥物,我想無論如何,雖然這些針劑都必須在醫師的評估下執行使用,但這些藥物也會是我們在診間,或當我們是一位患者的時候,在診間和醫生討論的治療選擇之一,不管是物理治療師,或社會大眾,多多了解這些臨床常見藥物也是有益無害的,因此今天我想透過我閱讀一篇2009的文獻,重點整理一下運動員常見的三個止痛針。




本篇重點摘錄於2009 Sports Health 期刊內容 [1]


在這篇文獻中所探討的三隻止痛針,分別是:⽪質類固醇、局部⿇醉劑和 Toradol (學名為 Ketorolac 酮咯酸氨基丁三醇)這三隻止痛針常見注射液,下面我們來針對這三支針劑來一一做個簡單討論。而這篇期刊的止痛部位是指在軟組織結構上的止痛針,治療部位主要包括肌⾁、肌腱、滑囊和筋膜。


⽪質類固醇 Corticosteroids


皮質類固醇的首度推出時間是1949年,口服的皮質類固醇往往在臨床上會處理許多慢性疼痛還有自體免疫性疾病為主。尤其在類風濕性關節炎會是主要的治療方式,但這種口服的皮質類固醇的使用,雖然治痛快,但往往都是有很大的副作用來作為代價的,包括⾼⾎壓、葡萄糖耐受不良、庫興氏症候群等。


而⽪質類固醇注射或止痛針,在運動員中也有悠久的歷史,因為它們⽤於治療由肌⾁⾻骼創傷所引起的後續發炎。但是發炎在現今醫學論點中,會是受傷癒合的一個重要步驟,所以透過皮質類固醇注射來止痛,抗炎,這點在臨床上仍然有爭議的存在。在運動員的治療當中,皮質類固醇的注射在這邊研究中指出有比較多被使用在肌腱炎、滑液囊炎上。


西班牙蠻牛Rafael Nadal 在2022年贏得法網冠軍時,在受訪就有提到,他整個比賽感受不到他的腳踝,因為他打了皮質類固醇針來止痛:[6]

"I played without feeling in my foot. I played with an injection in the nerve, and the foot was asleep, that's why I was able to play." [2]


(下面影片4:52處)


禁忌症包含了對該藥物過敏,感染,和骨折處,還有肌腱斷裂的高危險處。


而皮質類固醇常見的副作用包括:

1.肌腱和韌帶的弱化和脆化,這是最主要也最重要的副作用(Tendon/ligament weakening and rupture are the most significant side effect.)因此皮質類固醇會需要避免施打在肌腱的位置上

2.施打處疼痛加劇 (常發生在施打後24-36小時)

3.軟組織與皮下脂肪萎縮

4.施打處週圍出現淡皮膚色斑塊 skin hypopigmentation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局部麻醉 Local Anesthetics

我這個局部麻醉止痛針對我而言都會讓我想到紐約,因為我以前在紐約的時候都會很長有我的臨床醫生使用這類型的藥物給我在那邊上班的診所。



那時候我最常聽到的局部麻醉止痛劑叫做lidocaine (利多卡因),也在這篇文獻被提及是最常使用的麻醉止痛針之一,另外一個是bupivacaine (布比卡因


Lidocaine 在這篇研究上說明會有較快的藥效,約在1-2 分鐘內藥效變發作,有叫短期的藥效持續時間 ( 1小時),而bupivacaine則是在30分鐘時見效,有較長的藥效時間(8小時)。這類型的局部麻醉藥物可以單獨的使用,但是在臨床上也常被見到和類固醇藥物合併使用。目的是延長治療功效。


Gordon Hayward 使用局部麻醉的時機:

局部麻醉針的使用在運動場上相對少見,但我這邊也有一個案例:

當初Gordon Hayward 在賽爾提克隊時,發生一次非常嚴重的左腳踝骨折之後,隨著手術進行後,長時間的復健,逐步地恢復狀況與肌力。一回他想要知道他的左腳踝恢復的情況如何,所以他去進行了一個叫Cybex的腳踝肌力測試,第一次測試結果很明顯他的左腳踝肌力明顯比右腳踝弱,將近有30%的差距,但這時幫助測試的醫生覺得他可能是因為疼痛而導致運動表現,於是就在左腳踝施打局部麻醉,然後再做一次肌力測試,施打之後他的左腳踝的肌力不只和右腳踝百分之百一樣,且在精細表現上更為突出。[3] 如此你可以看出疼痛可以對運動表現有這麼大的影響。而這是局部麻醉的使用時機案例之一。


局部麻醉施像是上述的lidocaine ,施打要小心不要注入血管內,會引起急性毒性反應,副作用包括頭痛、混亂、嗜睡、 暈眩、噁心、嘔吐。[4]


Toradol (學名為 Ketorolac 酮咯酸氨基丁三醇)

如同在火箭隊的議員第126.2集我們有聊到過,Toradol 是很廣泛在美國所使用的止痛藥物,他屬於NSAIDs的一種(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s 非類固醇抗發炎藥),NSAIDs相關藥物是在藥物類型中已經使用非常悠久,而且在臨床上很常見,第一款的NSAIDs在一開始是從柳樹的樹皮中提煉出來的,從那之後就開發出各種不同的NSAIDs藥物,包括Toradol 。



小知識: 據李時珍《本草綱目》記載,「柳葉煎之,可療心腹內血、止痛,治疥瘡;柳枝和根皮,煮酒,漱齒痛,煎服制黃疸白濁;柳絮止血、治濕痺,四肢攣急」。

Toradol 有分作是口服和靜脈注射,拓荒者的小手套在經過這種沸沸揚揚的爭論後,他自己有出來說他沒有使用針劑,他受訪時有點含糊其詞,但可以聽得出來言下之意應該是有使用口服止痛藥 [5],但這類型的Toradol 止痛藥在運動場上比較常見的確實是透過靜脈注射,他可以在注射十分鐘後立刻起作用,並且注射後45分鐘達到峰值濃度和臨床效果。


Toradol 在NFL的使用上很常見,在2000年的賽季的醫療人員調查中,當時回應該調查的30的球隊中有28個球隊說明球隊上有球員使用,每支球隊平均有15個球員接受Toradol注射,最多每週一次,大多數球隊(27支球隊中的24支球隊)允許整個賽季期間每週注射1次,在這個調查中,大多數的醫療人員認為Toradol注射可以緩解50%-75%的疼痛並持續1-2天。[1]


Toradol 的禁忌症且高風險是外傷性骨折或應力性骨折,或慢性肌肉損傷,其他禁忌包含對NSAIDs過敏。過敏性鼻炎或鼻息肉,因為這些人發生嚴重的反應機率會很高,其他包括胃潰瘍,肝病和腎功能減退的患者都應該避免使用。[1]


副作用和NSAIDs的副作用相同,胃腸道潰瘍和出血,腎臟功能障礙(急性腎功能衰竭),還有血小板功能與血液凝固力降低等等。[1]


這篇研究提到除了這些禁忌症與副作用之外,Toradol可能造成的出血風險會是美式足球中會比較令人擔憂的問題,因為 Toradol會影響血小板的功能,所以對於高碰中的運動上會有很大的疑慮,因為這種出血風險可能會加劇腦震盪、脊髓、脾臟、還有腎臟創傷的高風險。[1]


2013年的NBA季後賽,有對外宣稱有使用Toradol注射的包括勇士隊Steph Curry的腳踝,當時他帶著疼痛血戰到第二輪與馬刺交手到第六場才敗下陣來。後續真的聽到這類型的藥物就是小手套了。NFL的選手有包括四分衛 Matt Hasselbeck [7],他在報導中有坦承幾乎每場比賽前都會使用這類型藥物(治療的肋骨骨折,MCL 撕裂,關節盂唇撕裂和手指骨折。),一直到Toradol被告知有加劇腦震盪嚴重性的風險時,他才開始緊覺到要開始踩煞車了。[7]



以上是三種執行在運動員上常見的三種止痛針,希望我們在更了解這類型藥物之後,希望大家從這一篇了解到藥物的執行仍舊是需要醫師專業判斷後,才能給予運動員使用的處方用藥,希望這一篇帶給大家關於藥物使用上的知識。最後還是那句話,聽從您專業醫師的指示,謹慎用藥,祝大家身體健康。


(完)

Reference:

(1)

Nepple JJ and Maava M.J. Soft Tissue Injections in the Athlete. Sports Health . 2009 Sep;1(5):396-404.

(5)





22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