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第一百集第一百週」:接受現實所發生的不完美,但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已更新:2022年8月14日



疫情的原因。讓我開始了我第一集的Podcast,製作時的當下,只是純粹想聽聽知道自己的聲音,也沒有興趣繼續製作,當時的我就純粹擺在那裡,但半年之後,驚訝地發現,原來還真的會有人會聽,雖然半年來的總人數不到20人次,但我在那時候決定開始繼續製作,而且是每個禮拜製作一集的Podcast。

(第一集開始的節目Logo,真的就很隨性...。)

隨後的製作上,我的內容都以傷兵Happened 為主,德州疫情為輔,臨床英文時間這樣持續製作每一集將近快1小時的節目內容,當時的節目製作上很粗糙,甚至有幾次會在節目中破音吼叫,根本就是小孩子在玩麥克風的製作,但很奇妙的事,我原本以為聽眾只有我和我太太而已,但開始默默地出現第三個人,第五個人。


我開始架設了火箭隊的議員的臉書,裡面按讚的人只有我,我只覺得就是純粹自己聽就可以,但後來很奇妙地開始出現第一個人,第五個人,第十個人,第十個人了之後開始出現第一篇火箭隊的議員的review,那一篇是忠實聽眾淡水K教練所寫下。



而後來我收到了一位剛從高中畢業考到物理治療學系的新鮮人,來信給我,說很驚訝地發現到我的podcast,說當初在選擇大學志願的抉擇上,在聽了我上「馬力歐陪你喝一杯」的那一集了之後,決定選填物理治療,當時我才驚覺原來聲音是真的可以有這樣的影響力。

之後,經歷了無數對疫情的絕望,又重回希望,當時的美國是真的在人心惶惶的情況之下度過疫情的那幾年,我的IAR學習因為疫情的關係我選擇暫定不開始實習,中間拖了半年左右

(疫情下的醫院)


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當時我不想去找Toko實習,我其實一開始對Toko離開我們醫院有一點不能理解,因為真的在他走了之後,我們醫院就再也不見到一些職業球員,另外更嚴重的影響是,我們原本IAR實習是可以在醫院直接進行的,也就是我可以一邊上班治療病人或運動員,但一旁有一位院士會評估我的整個治療與評估的過程,在一邊上班的同時也累積我的實習時數,在當時我們部門裡面有將近快10多位院士,而且個個都是大將,有擅長投手的,有擅長體操的,有擅長美式足球的。


(曾經在醫院帶領我們成長的Toko與大家)


但我還記得那時我是在輪值美國奧運隊於科羅拉多泉時,收到Toko的簡訊,也得知他離開了醫院,但回到醫院的時候,部門總管讓我知道我們無法再繼續於醫院內累積實習時數,在當時除了我和兩位其他在學的受訓院士,聽聞到簡直晴天霹靂。

(當時就在我於科羅拉多輪值時,知道師父已經離開了醫院) 我原先也以為丹佛金塊的首席物理治療師能夠帶我,但真的考量到這麼遠的距離,還有將近150個小時的實習時數,再加上當時NBA尚未解封,疫情結束彷彿也遙遙無期,我當時就有點類似半放棄狀態,覺得也許就這樣吧,但我相信會有出路的。我持續地製作節目,度過了德州最嚴重的雪災,節目也換上了新的 Logo。

(換了Logo後沿用至今)


Toko也在離開後擔任了休士頓德州人隊的首席物理治療師,我時常在電視機上看到他在每次德州人隊進攻幾次碼數在一旁鼓掌,我知道他其實也在追求自己的夢想路上,而美式足球就是他最愛的運動。


(電視上的師父) 隨著第一劑和第二劑的疫苗施打後,疫情彷彿得到了控制,在太太的鼓勵之下,以及Toko的邀請下,我決定開始在每週二的時間去找Toko實習,我們因此在節目上開始了.5集(點五集)的製作,每週開始更新兩集,從第43.5集開始有了「實習日記」。



這些種種發生的一切與經歷,都是最好的安排。

在實習日記上,我鬧出了很多笑話,原本以爲是一個不怎麼樣的長跑選手,推舉機也沒舉出幾磅,結果回家google才發現他是近幾年前的世界大賽MVP。以為只是長得比較高的美式足球員,頭髮長長的但每次我在帶運動員推雪橇時都擋在草地上做伸展的,竟然是幾年前的NFL選秀狀元。留著一個小鬍子,右下角眼睛長一顆痣,每次進來都喝著其實不怎麼樣的連鎖咖啡,沒想到是大聯盟近年的聯盟打點王,明星三壘手。這些種種的經歷,其實慢慢地都在克服我內心最大的恐懼,就是面對這種大球員的時候,你如何還是能夠冷靜思考,面對無比巨大的球員大腿的時候,你怎麼能用最省力且保護自己的情況之下讓運動員疼痛恢復,面對對方聊起你不熟悉的美式足球或棒球,你怎麼能在出發之前多做一些功課,更新自己在這項運動的新聞內容,以至於你在和對方對話的時候,能夠稍微言之有物,而不是每次都只能聊美食和咖啡,這些對我而言一開始是很大的恐懼,但每一次每一次都在一句"fake it, until you make it."(你可以假裝,直到你真的做到)的心態之下,一次又一次完成了每一個時數,因為我後來發現,師父也不知道踢球員怎麼踢球,師父也曾經讓一位12歲小朋友暈針過,師父會對你照MRI的時機點會和你有意見上的不同,而越到後面我才越發現,「其實我們都是人」,而這些種種發生的一切與經歷,都是最好的安排。


要是師父當初沒有離開醫院,我就沒有機會像現在一樣每週二都有機會認識職業美式足球和棒球,如果我一心只想著進NBA,我或許對於一些過肩的投手、踢球員、防守角衛、外側邊衛、跑者、MMA格鬥選手就完全沒有機會更深地認識。


(實習的見到的許多大聯盟球員)

接受現實所發生的不完美,但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因為這個podcast想要呈現的就是最真實的我們自己,我會吃到鼎泰豐而飆高音,我會為了想要繼續留在奧運隊而連續14天檢查COVID時洗鼻子,我會質疑我的病人我上班就已經這麼忙了,但為什麼還要放一顆冬瓜在我的桌子上,而後隨之而來是看到疫情逐漸不再困擾我們,我回到了我最想念的台灣,架設了火箭隊的議員的網站,而我在每週二的實習也開始把口罩摘下來,用最真實的自己去帶這些努力不懈的運動員。


(連續14天洗鼻子,但很開心我完成了二月份的奧運輪值)

今天是火箭隊的議員第100集,也是我節目製作第100週的時間,我想要謝謝每位曾經收聽過火箭隊的議員的聽眾們,我也要謝謝每一位給我五星留言的聽眾們。



我也是個平凡的小人物,但每天起床我還是會有一句話在告訴我:「我想成為火箭隊的一員」,而我現在已經是「火箭隊的議員」了,我不用像我小學同學顏蔚慈這樣到處拜票,而我已經當選成為火箭隊的議員了,但我心中仍然有許多小小的心願,我真心希望有更多人能夠更認識物理治療,因為它真的是一個很棒的專業,而且每個人都需要解決疼痛問題而且提早介入讓疼痛與失能問題能夠避免發生。但同時也希望聽眾在未來我若是因為某項美食又再飆高音,或是講難笑的笑話時,大家都可以多多包容,因為我唸了六年的男校 ,所以本人講話才會這麼難笑。


(小人物上籃主持人Hans拜訪) 再次謝謝各位聽眾們的陪伴,希望到第200集的時候,你我都變得不一樣,同時也有更多人認識物理治療,也讓新一代的物理治療師新鮮人們在心中且對未來多了一份期待,也多了一份驕傲。

也許休士頓火箭是我永遠無法達成的目標,但就它繼續存在於這個介於得到與沒得到之間的美好吧,「一切都是最美好的安排」,而這也代表著我會繼續做這樣的白日夢,喝著我最愛的氣泡水,遙想那些不可能完成的夢想,但是最想完成的目標,讓我們一起 Think Big, and Dream Big. And we will always talk to ourselves that - Let’s make it to the Rockets!





「火箭隊的議員」第一百集第一百週節目抽獎


火箭隊議員第一百集第一百週節目抽獎,只要將「火箭隊的議員」推薦在你的社群媒體,舉凡是臉書、IG或其他等社群媒體,分享給你的好朋友,可以是你最喜歡的一集,可以是你分享這個Podcast所帶給你的收穫,請務必寫下心得,讓更多人認識這個Podcast,完成後將您的po文截圖寄到火箭隊議員聽眾信箱,或臉書私訊給我,我們會在這些聽眾當初抽出一位幸運聽眾,我把這一份我所珍藏的美國奧運隊運動醫學筆記本,再送上於疫情期間(2020年)買球員卡幸運抽到的「大谷翔平球員卡」,由美國德州寄到您府上,截止日期為美國德州時間,8月19號週五晚上11:59前截止,歡迎聽眾分享給你的好朋友收聽。抽獎過程會放在節目Youtube上。


(這真的是我珍藏的筆記本和球員卡,是啊,你無法在任何地方買到的。期待大家能參加抽獎)


(完)

106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