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像水一樣吧,我的朋友——李小龍

已更新:2022年3月19日




最近我閱讀的書,股癌謝孟恭的「灰階思考」,第三部裡有提到李小龍某次受訪時說出的一句經典語錄,這句話是這樣的:


「水無形無相。倒進杯子,它就是杯;倒進茶壺,它就是茶壺。水能奔流、能緩行、能滴濺,藝能沖擊。活得像水一樣吧,我的朋友。」
"Be Water, My Friend."

這句從李小龍身上所說出的話,其實道出了很多人生哲學,「似水無形」,道出了功夫的真正奧義,說明著武者不被形式所拘,要像水一樣,既柔軟又剛強。


 而李小龍之為一代宗師,令人所欽佩的莫過於他不斷地學習與精通各種武術門派,包括太極、詠春、北家諸拳、跆拳道、空手道、泰拳、角力、雙節棍等學派,最後創立了「截拳道」,其奧義為「以無法為有法,以無限為有限」,這是是截拳道的奧義。


今天開始講那麼多李小龍,必須要說,我不是李小龍的專家或大粉絲,我只是從他的截拳道與習武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反思,我們臨床上是否也有這種,「似水無形」的物理治療真正奧義。


物理治療也和武術一樣,有各種學派,針對不同物理治療的技藝上,行著不同的學派,種類的大項,有包含評估方式、動作分析、臨床治療與訓練,學派與學派之間有個種不同的宗師,有的是物理治療師,有的是醫生,有的是脊骨神經博士,有的是體能訓練師等等,你也許無法全部都學成,但會盡自己可能得在每一項技藝中擷取你認為是「對」的事,而藉著學習中不斷的練習,應用,再繼續練習,再繼續應用,最後逐漸內化自己,使自己在臨床上逐漸地學習如何用「身體」去反應變化多端的臨床情況。


聽我一五一十地說:「五十個五十肩的病人,有五十個不同因應的方式」

你相信這句話嗎?


其實物理治療師和習武之人一樣,今天我們當然會因為我們是臨床工作者,我們絕對以保護病人與保護自己作為優先,但在符合該原則的條件之下,所執行的治療,其實就是我們「表達自己」的一種方式,每一個擺位,每一次的對話,每一個因應病人反應與表現的回饋與答覆,樣樣都是藝術的展現。


回到我自己本身來說,我個人學習物理治療至今,已經在開始執業時,選擇了以骨科物理治療與運動醫學做我的專科上的專業,而我所相信的治療原則,我會以Dr. Shirley Sahrmann 的MSI 動作評估為本,徒手治療以IAR的Toko Nguyen最為我徒手治療的標準執行,訓練與針對運動員的治療運動我會以Mike Reinold最為我學習的對象,這三位大師在物理治療層面上,都有一個在對與錯,執行與不執行,都有他們的一個標準與準則,但每一次他們所提出的理論,在我心裡都還是會有一種「相信」與「質疑」在這中間,好比說Dr. Sahrmann不是一位徒手治療師,那真的需要徒手治療的時候該怎麼做,Toko 在徒手治療上,常會以正中的姿勢作為徒手執行方向的標準,可是人真的出生就完全對稱嗎?Mike Reinold走過大球隊,臨床研究上又是個學者,精通肩膀與膝蓋,是三位大師中我覺得更接近Well-Rounded的全方位治療師,可是由於他因為太精通肩膀和膝蓋,當他在講有關下背痛的治療準則時,你其實會有很多懷疑與不確定性。那最後我們信奉地到底是什麼?


「像水一樣吧,我的朋友」臨床變化多端,有時不妨把自己想像成水一樣,冷靜地因應臨床的各種變化性,在學派的應用上,不要單獨只拿出一套學派作為應用標準,一種米養買樣人,適合陳阿昌的治療技巧,但對陳阿鴻而言可能會水土不服。但太多的標準,有時反而讓你思緒更加的混亂,還不如無招勝有招。


如何量身定做找出最適合你的病人或運動員最適合的一套治療目標,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反饋與調整當中才能夠悟出真相,一句「像水一樣吧,我的朋友」背後其實有很多的人生大智慧在這裡頭,值得你我都在這變化多端的臨床上,不時地鼓勵自己,找出這種「屬於我自己」的臨床藝術的展現。


(完)













21 次查看0 則留言

Σχόλι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