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 Happened」:「球哥」鮑爾的左膝蓋傷勢



今天要回答一位聽眾的問題:

Rex您好,偶然發現這個podcast,越聽越有興趣,本來跳著聽,後來決定從頭開始追,終於快追上最新的進度了,開心XD


這裡想請問您一個問題,身為一個Bulls的球迷,想知道您對L. Ball傷勢的看法,謝謝。


快速介紹一下球哥,公牛控衛「球哥」朗佐鮑爾(Lonzo Ball),於2017年NBA選秀以首輪第二順位被洛杉磯湖人選中。現年25歲,6呎6吋專打控球後衛。

球哥上次上場已經將近快13個月前,於2022年一月對決金州勇士隊時,半月軟骨受傷,並在受傷後就立即進行手術,當下預計他會缺席六到八週,因此以這樣的時間軸可以確定這應該是半月軟骨切除術,當下原本預計他應該可以在當年的季後賽出賽,但球哥表明說他的膝蓋在某些角度會失去力量,而且還是沒有辦法跑與跳[1]。



於是在同年 2022年九月時又再一次的進行一次手術,資料顯示在這之前他的左膝在2018年也有進行過半月軟骨切除術,只是沒辦法確定究竟2018年是內側還是外側,我在臨床上很少見到同一側在同樣的半月軟骨上,四年內動過兩次以上的半月軟骨切除術,因此可以理解他的左膝半月軟骨就算在手術後,仍舊有疼痛的問題,以至於至今都沒辦法上場。


在最近的報導中,一位芝加哥太陽時報The Chicago Sun-Times的運動記者Joe Cowley 報導球哥之所以無法持續上場,是因為有膝蓋的神經出了問題[2]。


球哥的爸爸LaVar Ball也在podcast的訪談中說道,球哥的傷勢是因為“debris in a nerve” 意思有點像是「神經上的殘骸」,然後也說球哥會沒事的。


這樣我們好像大概可以推敲出一些端倪,總結一下他的手術史,最初左膝蓋因為半月軟骨撕裂,自2018年開始進行了三次手術,其中前兩次我推測分別是內側與外側半月軟骨的切除術,但動完第二次時,也就是2022年一月的手術後,他表示仍然有疼痛,且無法跑跳,所以2022年9月又再動一次手術,9月手術後,在今年年初時,就表示已經可以灌籃了,但還有疼痛,再加上球爸講出一個關鍵點,Debris in a nerve「神經上的殘骸」,我們推敲得知,這個神經的問題應該是不僅僅負責動作,也負責感覺。



之所以我會說不僅僅負責動作,也負責感覺,是因為我們的周邊神經可以當純只是感覺神經 (好比說嗅覺神經),也可以只是動作神經 (好比說動眼神經),但也可能包括兩種都有的感覺與動作神經,稱作混合性神經 (好比說顏面神經)。因此膝蓋以下其實有很多單純只包含感覺的神經,但以他的症狀我推敲應該會是腓總神經出了狀況,因為這條神經剛好就繞到膝蓋外側,同時也負責感覺和動作功能,所以大家記不記得在我們這邊醫院學習時,都會被教育冰敷不要冰在膝蓋外側,最大的原因就是這一條腓總神經,現在終於揭露出他的神秘面紗了。


(圖片來源:mobilephysiotherapyclinic)


先排除膝蓋關節鏡的併發症:

但我們要知道也要排除「膝關節鏡可能造成的併發症」,造成「神經受損」,但這種手術並發症所造成的神經受損數據上是極低的。研究上顯示會發生膝關節的手術併發症機率是1.68%,而其中神經損傷只佔了(0.6%)所以這應該不是因為手術的關係所造成的併發症。(該研究中最常見的並發症是關節積血(haemarthrosis ) (60.1%)、感染 (12.1%)、血栓栓塞性疾病 (6.9%)、麻醉併發症 (6.4%)、內部固定物出現狀況 (2.9%)、複雜區域疼痛症候群 (2.3%)、韌帶損傷 (1.2%),以及骨折或神經損傷(各 0.6%)。)


而Debris in a nerve就代表有東西或是有殘骸壓到這條腓總神經,知道實情的前芝加哥公牛隊的前鋒Tristan Thompson就在媒體上說球哥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傷勢: Tristan Thompson said on ESPN that he talked to the agent for Chicago Bulls point guard Lonzo Ball and he said that Lonzo has seen doctors all over the country and they say that he has a "unique injury that they have never seen before."



腓總神經擠壓損傷 peroneal nerve entrapment

因此我最終的答案就會是球哥其實可能有 腓總神經擠壓損傷 peroneal nerve entrapment,至於擠壓的東西是什麼,只能一側球爸所說的Debris in a nerve,某種且掉出來的組織,臨床上常見且接近「軟骨的殘骸」,英文會說Cartilage debris ,這雖然非常罕見,但在因為軟骨組織等壓迫腓總神經在臨床上仍然有研究報告見到[4]:


快速聊聊這個臨床報告,一名 14 歲的男孩在,主訴是行走困難,足部背屈逐漸無力,左側足部後方有刺痛和麻木。這些症狀的出現可以追溯到他3 個月前,在一次足球比賽中左膝外側發生直接外傷後出現的。在此期間,小男孩說左膝外側有一個無痛腫塊,而且體積逐漸增大,X 光片和超音波檢測都顯示於位於腓骨頭上,有一個骨刺突起物,最後診斷是骨軟骨瘤,導致腓總神經受到壓迫,小朋友在經過減壓手術還有神經鬆解術之後,三個月後恢復正常。


而目前現在球哥距離最後一次手術後已經大約六個多月,以時間來看,我預計他應當是可以回歸了才對,但處理神經的問題很麻煩,因為雖然我們現只是推敲症狀,但神經的症狀可以是千變萬化的,我時常在臨床上和病人說,一旦臨床症狀牽扯到神經時,我總說,神經是最大的老闆 (Nerve is the boss),一切都要聽老闆為主,因此在恢復上我認為在本季回歸的可能機率較低,再加上多次的半月軟骨手術,我不看好球哥回歸之後還能滿血回歸,他的膝蓋的穩定度一定會牽連著影響速度與爆發力,後面仍有可能會牽連腳踝與腳跟肌腱與韌帶的傷害風險,但無論如何,在這邊還是祝福球哥早日康復。


(完)


Reference:


  1. Small N C. Complications in arthroscopic surgery performed by experienced arthroscopists. Arthroscopy. 1988;4(03):215–221.

  2. Cherrad T, Bennani M, Zejjari H el al. Peroneal Nerve Palsy due to Bulky Osteochondroma from the Fibular Head: A Rare Case and Literature Review. Case Rep Orthop . 2020 Nov 12;2020:8825708





46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