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Happened」:一位阿基里斯腱斷裂三個月後拿到奧運金牌的男子體操選手(致唐嘉鴻選手的打氣與祝福)

已更新:2023年2月21日



近日台灣媒體在針對唐嘉鴻的阿基里斯腱全斷這件事情在媒體上爭鬧不休,身為一位治療師,我只是深深為運動員感到惋惜,因為他們為了國家,也為了自己犧牲掉很多與家人相處的時間,全力投入賽事,但最終卻因為傷勢的關係而無法出賽,令人心碎,我們也為他們心碎。

但我不想去討論太多政治的因素,或是究竟事情是誰對誰錯,我有曾經待過做完Tommy John手術後,復健整整一年多,但就在他第一場回到比賽的球賽中,上了投手丘投的第一個球,韌帶立刻斷掉。 我很幸運曾經在科羅拉多泉帶過美國男子體操選手,我親眼見過這些男子體操選手們在背後的默默付出。我知道那種心碎的感覺,我帶過很多心碎的選手,但我無法體會身為選手因為受傷的絕望,而更何況是為我們台灣出賽的選手。 今天的傷兵Happened,我只想寫一位運動選手的故事,他也許對於一個阿基里斯腱斷裂的選手,或許不是一個最佳的回場寫照,說明阿基里斯腱斷裂的體操選手都應該在三個月內重回賽場上,我只想說的是,運動員之所以可以成為運動員,因為他們有著超凡的意志力,沒有不可能,將這一篇獻給中華隊的唐嘉鴻選手,謝謝你為台灣體操界的付出,祝福你早日康復,在一切爭論都平息之後,你我都不要放棄希望,願這一篇故事給你力量重新振作,回到你最愛的賽場上。


今天我們要聊的選手是在2021年獲得東京奧運,體操團體項目中,為俄羅斯隊拿下金牌的選手,Artur Dalaloyan,媒體翻譯為「達拉洛揚」



「達拉洛揚」出生於1996年 (和唐嘉鴻一樣),爸爸是亞美尼亞人,媽媽是俄羅斯人。達拉洛揚6歲時開始練習體操,7歲時全家搬到莫斯科,在專業的教練指導下,他全心全意專注在練習體操上。[1]


2018年達拉洛揚屢次創下佳績,除了拿下近3屆的歐洲錦標賽,一人就拿了5面金牌,並在2018年體操世錦賽拿下自由體操、男子全能雙金牌[2],就當大家期盼他能問鼎東京奧運時,不幸的事情發生了,他在2021年4月, 在準備歐洲冠軍聯賽時,他的左側阿基里斯腱斷裂,當下他十分絕望竟然在練習時受傷,他也在同年四月接受了手術。


阿基里斯腱手術回場時間會視情況而定,一般對於一般社會大眾,或是非職業選手,我會抓 9-12個月,也有系統性研究指出是6個月[3],但這位達拉洛揚選手在2021年四月動完手術後,六月就參加了俄羅斯盃上復出。並於七月就出征東京奧運,且最終幫助俄羅斯團隊最終拿下團體組金牌。


達拉洛揚原先因為傷勢嚴重,原本不計劃參加東奧,但在教練和隊友的鼓勵下決定參加,他在六月受訪時說道:[2] (以下摘錄自「天天要聞」)

「我不是腳跟腱撕裂,而是斷裂,醫院進行核磁共振後,確定必須進行手術,回想復健的痛苦,如果疼痛感覺化為人,那他會是我的老朋友,因爲你總是能感覺到他,又總是得和他對抗、理解他,但我會這麼努力堅持下去,是因爲我真的很想幫助俄羅斯拿到金牌,爲了團隊貢獻我的一切。」[2]


「對我來說目前最大敵人就是我自己,克服我的問題還有傷勢,如果我能處理好這一切,前往東京在我人生中已經是一個巨大的成就,沒有什麼事情比跟自己對抗更重要,如果我能進入東奧,希望幫助團隊在鞍馬、吊環等項目上進入決賽。」[2]


最大的敵人,是我自己。
My biggest opponent is myself.


在這個YouTube 影片中,記錄了達拉洛揚手術前,手術後,面對這種絕望的運動傷害,他決心要挑戰不可能,而這樣的心態他在手術台上就已經準備下好了,手術後他直接開始手部的訓練,兩個月內後就站上抗重力跑步機。




手術後的他被告知要六個月才能跑,而如今他在三個月後站在奧運的舞台上:


達拉洛揚於東京奧運Vault (跳馬) 團體決賽



很明顯看得出來左側的小腿明顯比右側小了一圈。


(截圖於Youtube) 達拉洛揚於東京奧運於自由體操(Floor)團體決賽



下圖可以明顯地看得出來左側的背曲角度根本沒完全出來,需要靠膝蓋的外翻來做取代,看了真是捏把冷汗。

(截圖於Youtube)


在給他的訪談中他坦白說他確實冒著很大的受傷風險,但當記者問他說他擔心嗎?


他的回答是:

我為什麼要擔心,這就是我的份內工作,不會比這更多了。 Why should I be worried? I do my job and I cant do more than that.
因為最大的敵人是自己。 Because the main opponent for me is myself.

最難的事是戰勝自己,戰勝自己的問題,戰勝自己的受傷。 The most difficult task for me is to fight myself to overcome my own problem and my injury.



My biggest opponent is myself.
最大的敵人,是我自己。


僅以這一篇小小的文章和podcast,獻給所有辛苦的台灣隊,中華隊的國手們,謝謝你們為國家的奉獻,也許我們遇到了很多的風暴,覺得為什麼會是自己遇到,但太多的追究,有時也喚不回受傷的事實,持續面對,我相信會寫下另一篇屬於自己的感動的故事!




冷知識時間


在2021年的一篇研究中,請問哪一位NFL的位置的選手,在經歷阿基里斯腱斷裂後,他的回場率是最高的?

A) Wide Receiver 外接員

B) Running Back 跑鋒

C) Tight End 進攻組,邊鋒

D) Quarter Back 四分衛 Reference




3. Zellers, Jennifer A., et al. “Return to Play Post-Achilles Tendon Ruptur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te and Measures of Return to Play.”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vol. 50, no. 21, Nov. 2016, pp. 1325–32. PubMed, https://doi.org/10.1136/bjsports-2016-096106.

5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