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Happened」: Grant Hill葛蘭特希爾傷痛三部曲之首部曲:被質疑的腳傷



最近看到知名的籃球名教練,杜克大學的K教練執教的最後一場比賽,雖然杜克大學最終輸了球,但場邊看到所有杜克大學的學生們、校友們,一起為K教練喝采的這一幕,真是叫人感動。只是鏡頭時常停留在一個前NBA球員身上,每次看到他都想到了很多以前看球的回憶,這個人叫做Grant Hill,葛蘭特希爾。

希爾當初在加入NBA時,就被譽為是喬丹的接班人,他的生涯前幾年就有著超群的籃球智慧,不管是中距離或防守,都在90後期的NBA堪稱佼佼者,所帶領的底特律活塞隊也在那幾年成為季後賽的勁旅,年年都有不錯的成績。當年我認識他也是在打電動的時候認識,他是除了喬丹和皮本以外,能力時超級高的球員,每次打電動遇到活塞隊時,總是對這位33號球衣的球員印象深刻。




但若熟知NBA的球迷一定知道,他的生涯初期光鮮亮麗,但是就在進入籃球運動員的生涯黃金時期的27歲之後,就開始遇到了很多傷痛瓶頸,其中最知名的就是他的左腳踝傷勢。


在好幾年後的今天,他仍然心中不悅地說道,當初活塞隊的錯誤診斷,斷送了他的生涯黃金時期。


當年在99-00賽季時,希爾是活塞隊的看板球星,在當年的得分排行榜排全聯盟第三,帶領球隊在例行賽中表現優異,以排名第七帶領活塞進季後賽,只不過在進入季後賽之前,大約三月中旬時,希爾三不五時都會感受到他的左腳踝有不舒適,也陸陸續續做了些保守治療,在例行賽的尾聲他真的痛得受不了了,因此缺席了例行賽的最後三場比賽。


當時他接受球隊安排的MRI檢查,說是腳踝骨挫傷(Bone Bruise),骨挫傷相較於骨折而言是較輕微的,因此在當時的活塞醫療團隊認為他可以在四月底的季後賽登場,只是當時的希爾表示他的腳踝真的很痛,但當時的隊醫反而對他的反應有種:「哪有這麼痛啊?」的感覺,有種質疑他有點嫩,很軟弱。


在當年活塞隊對決的是排名東區排名第二的邁阿密熱火隊,估計是場硬仗,且當時的第一輪是五戰三勝制,活塞隊必須要希爾能夠上場幫助他們。


再進行第一場時,希爾勉強上場,並打了34分鐘,只不過他真的覺得很不舒服,於是在第一場的第三節請求下場,下場後,球隊給他打了重藥,這重藥基本上是注射針劑,雖然不知道是什麼藥,但訪問中也說是劑量很重的注射劑,打完之後希爾覺得感覺很棒,且加上第一場和第二場之間有將近三天的休息,他也計畫在第二場比賽時上場。只是在第二場的季後賽,於第二節時,希爾聽到腳踝發出骨頭斷裂的喀喀聲,第三節甚至要勉強上場,但最終真的無法,下場後的檢查,被發現真的是骨折,當時的希爾說,當被發現是骨折時,雖然很瘋狂,可是他反而有種是種解脫,因為在當時隊醫對他疼痛的態度,好像彷彿他是裝的一樣,而現在他總算了解為什麼會這麼痛,也同是為他的疼痛辯護。


最終活塞隊直落三地被邁阿密熱火隊淘汰,希爾成為了自由球員,也在當年的四月底時安排了手術,以五個鋼釘與一個鋼板的開放性復位及內固定術(Open Reduction and Internal Fixation, ORIF)進行治療,成為自由球員後,希爾與奧蘭多魔術隊簽約,而之後所發生的事,有待於二部曲與三部曲我們再聊聊。


首部曲有關希爾的腳踝骨折有三點層面我們可以深入討論:


一、錯誤診斷?

其實我覺得活塞隊醫做了該做的檢測方式,由於骨折和骨挫傷其實在理學檢查上確實有難以區分的模糊地帶,你可以說希爾是有非常輕微的骨折,但你也可以說他是超級嚴重的骨挫傷,這中間其實有鑑別診斷的難度,而MRI的影像檢查確實是針對骨折上是最敏感精確的影像學檢查,而在MRI結果中發現沒有骨折,我想這也是真實的,但即便影像學是如此,我們也可以從故事得知希爾在三月中時就已經感受到不適,且他有表示當時的疼痛是極為不舒服的,但在當時很有可能為了拼季後賽,在後續的上場時間仍然不減反增,即便例行賽的最後三場有休息,也無法否認當初球隊應該要在三月中開始給希爾做適當的休息與復原,就算是骨挫傷,也仍然有有4-6週的休養,持續地將傷兵持續消耗使用導致了後續的骨折。(下圖是希爾的季後賽前的出賽情況)

(來源:Basketball Reference)


二、隊醫對於球員的不信任?

希爾表達在被確診骨折後,他反而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原因是過程中整個醫療團隊對於他的疼痛表現表達了質疑的態度,甚至一度覺得他軟弱。

在臨床上我們醫療人員其實很榮幸有一種權威性,因為我們具有能力可以幫助這些受傷的球員們,能被這些大牌球員們請教或求助,心中當然多了很多權威感,只是我們仍然不能忘記,當運動員說痛,那就是痛!Pain is Pain!,我們不能對運動員們所表示的疼痛而存在著過多的質疑,而是應該從中去理解究竟是怎麼樣嚴重的傷害,造成了如此嚴重的行為表現,進而在治療與減壓上進行調整。


三、針劑的執行?

在這邊雖然不知道希爾所被施打的針劑是什麼,但是在臨床上最常見的就是Cortisone Injections,也就是Corticosteroids 皮質類固醇注射,常見的有分作短效和長效型的,短效的在三天左右就有消炎效果,而長效型往往會搭配麻醉藥的使用,但無論使哪一種,在哪完這類的注射之後,最重要的就是要運動員保持休息,且做較為輕微的運動,臨床上我們運動醫學部的醫生都會要求一到兩週,兩週是最好的,除了在消炎上有將效果最大化之外,也能將類固醇所隱含的副作用,讓肌腱變脆變弱的症狀消除後,再執行激烈運動。希爾在執行注射後三天隨即面對戰況激烈的季後賽,雖然疼痛發炎得到減輕,但隨著腳踝的不穩定再加上可能的類固醇副作用加乘,導致後續的悲劇發生,影響他整個籃球生涯。


首部曲提到了希爾球員生涯最大的傷勢,雖然歷史回頭去看我們雖然有些事後諸葛,但也是要透過事後諸葛才明白,我們在針對運動員的疼痛問題,是否能多一點的耐心,多一點的保護,與多一點的信任呢?


以上,共勉之,我們希爾的二部曲再見!


(完)



Reference:







398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