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Happened」: Grant Hill葛蘭特希爾傷痛三部曲之二部曲:術後過早回場的代價



隨著希爾的受傷,活塞隊也決定不賭注,在與希爾簽約一張七年九千多萬的合約後,以先簽後換的方式,與奧蘭多魔術隊換來了中鋒Ben Wallace與後衛Chucky Atkins。

這筆交易當我們回頭去看,才真正發現,其實當球隊得知你受了重傷之後,就會有種想把你脫手的必要性,我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真實情況,但這不會阻止你去想這件事,你會看著2004年的活塞陣容,可歌可泣地拿到了NBA冠軍,陣容中這位成為名人堂球星中鋒Ben Wallace,就是當年透過希爾的交易所換來的,而如今回頭去看,就活塞隊的利益而言,這是一個成功的操作與交易。


而如同首部曲所說的,希爾在在2000年四月份動了手術,以五個鋼釘與一個鋼板的開放性復位及內固定術(Open Reduction and Internal Fixation, ORIF)完成了他的手術,而之後要面對的,就是漫長的復健治療。


但若你仔細看希爾的整個生涯,在他動完手術後的四年,簡直從手術前的超群表現直接進入絕對黑暗的生涯低谷,在手術後的四年,希爾總共在這四年內僅出賽了47場比賽(請見下方截圖),03-04年球季更是整季缺賽,且最終,希爾總共動了「五次」的左腳踝手術,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截圖來源:Basketball Reference)


在退休後幾年後,當希爾接受訪問時,他承認他十分後悔當初好幾次都急於回到場上,而沒有等到腳踝完全復原後,才回到場上。


首先我們先來看看時間軸吧,希爾是2000年四月底所動的手術,根據報導,希爾五月還有在動幾個零星的手術,但在同年的九月份,也就是手術後約四個月,魔術隊已經把他放在球隊內的對內競賽當中(scrimmage),他的第一場復出賽是當年的十月三十一日,也就是希爾從手術後到回到場上,總共是五個月的時間,但其實在這之前,在手術後第四個月的時候,球隊就已經把他擺回球隊內的對戰場上了。報導中提及到,魔術隊過度倉促地把希爾放回場上,同時,希爾也沒有聽從醫師的指示,在與對內的對戰中,他一心想著這支球隊(魔術隊)在我受傷前我和他們對戰我平均可以拿40分,因此而小看了手術所需要恢復的時間與流程。而後面緊接著來的,是一次又一次的手術,一次又一次的缺席出賽,一直到03-04年他才真正的完整地休息一整個賽季,並在04-05年復出並逐漸恢復身手,在該年打出了在魔術隊生涯中的明星賽季,選入了明星賽。


可是在這從手術後2000-2004年的這對黑暗賽季,希爾所面對的是沒日沒夜的缺戰與傷痛,針對這回的二部曲內容,我們可以斬金截鐵地說:


「不管是魔術隊,或是希爾本身,都錯估了且小看了這次手術」

希爾確確實實地過早地回到場上:

希爾五月完成了手術,且在同年的九月份回到對內小組競賽,四個月的時間就回到場上是什麼道理,我們直接拿火箭隊的議員第75.3集(奧運特輯Day10)所提到的美國女子國家隊橄欖球-球員S做舉例(請直接聽該集於03:50處),球員S也是28歲且經歷的也是腳踝ORIF,但在手術後第4個半月的時候,Bobby(美國橄欖球國家隊首席物理治療師)才為她進行是否能夠全速跑步的檢測(Return to Running),通過測驗後,她才能在後續的復健中,進行全速的跑步,且這個全速跑步是線性的,還不能進行方向轉換,在執行能夠全速跑步的檢測約2-4週後,才能進行下一關叫方向旋轉與急切(Return to Cutting),通過這關之後,才能在復健中加入速度上的急切與轉換方向,然後再額外的2-4週後才進行最終的回到場上的檢測(Return to Sports),且必須要在檢測通過後,才能回到練習賽場上進行對內競賽,而逐漸恢復身手到正式比賽,所以這總共可能在術後到回到場上的時間大約會落在術後七個月到九個月的時間,而希爾在四個月就回到場上做對內較勁,六個月就站上NBA戰場,整整比球員S早了將近快三個月的時間,他在術後的第一個賽季只出賽了四場比賽,換來後續陸陸續續的手術與傷勢,難道這中間就真的找不出原因嗎?


我如果是魔術隊的老闆的話,我一定在2000年的賽季結束後,叫所有的防護人員給我「蹲著走」(以前高三宿舍老師處罰打瞌睡學生的方式),也叫希爾也一樣給我給我「蹲著走」,啊不行他腳受傷,好啦希爾你去罰站就好。


組織癒合(Tissue Healing)所需時間的觀念很重要,循序回場則是保護運動員的重要原則。希爾的傷痛二部曲讓我們從魔術隊與他自己的誤判之下引以借鏡。


(完)



Reference:











14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