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Happened」:「小手套」培頓二世的左手肘骨折



近期受到許多關注的便是灰熊與勇士隊的季後賽境況,在第二場比賽第一節剩下九分多鐘的時候,「小手套」Gary Payton II 在一次上籃時,受到Dillon Brooks的惡性犯規,直接摔倒在地,在摔倒之前還用左手撐地,當場痛到倒地不起,最後經過X光檢測,結果並沒有很明確,隊醫仍然擔心,因此再接受MRI檢測時,確定是左手手肘骨折,外帶肌肉與韌帶的受傷。

受傷機制:

FOOSH Injury是很常見的手肘受傷原因,FOOSH簡稱為“fallen onto an outstretched hand.”意思就是失去平衡地跌壓在張開的手,這是一個蠻常見的受傷機制,而因為這樣的受傷則造成相對的手腕、手肘或肩膀受傷。


影響:

勇士官方有說至少會缺3-5週,也就是若是勇士隊晉級的話,Gary Payton II 可能也要大概到總冠軍賽左右的六月才能夠回到場上,據報導指稱,Gary Payton II 已經戴上保護手肘的護肘,來保護手肘以至於能如期恢復。

針對於Gary Payton II 的受傷我們可以分幾個小細節來做一些討論:


  1. 在什麼樣的時機的手肘受傷,會需要影像學來確定骨折: 臨床上,若是急性發生的機制讓人懷疑是手肘骨折,若同時又兼具一點,叫做「受傷當下,無法完全伸直手肘的話」,一定要先去做X光,因為該項受傷所造成的手肘骨折的機率已經是非常高了,搭配影像學檢查會更確知是否有骨折與否,因此而訂立後面的治療計畫。

  2. 為什麼在一開始的x光沒有辦法檢測出手肘骨折,而後動用MRI來做檢測呢? 當手肘有懷疑是骨折時,第一步先照X光是最省成本且基本的第一步,但由於X光的檢測結果,並無法看得出是否有骨折,尤其是那種細絲如髮線的那種骨折。 勇士的隊醫很有可能在看完X光結果,同時搭配現場的理學檢查之後,可能發現Gary Payton II 可能如前述所說,沒有辦法將手肘伸直,或是有嚴重的水腫(韌帶與關節囊問題),再加上Gary Payton II 是防守對方灰熊主將Ja Morant的重要大鎖,因此決定需要進一步的MRI檢測,以精確地判別受傷的組織。 這種做完X光完,仍然不確定受傷組織,然後直接再做MRI的情形,比較少在一般社會大眾出現(因為較貴),一般社會大眾也許看到X光沒有骨折,就會先停留在這個地方,同時透過物理治療師相關的理學檢查來了解可能涉及的組織,逐步地透過患者的疼痛表現方式來逐步地帶治療。MRI是針對這種大球賽的職業球員才會比較有可能做的流程,原因是MRI叫昂貴,耗費較多的醫療成本。

  3. 後續的治療,應該需要特別注意什麼? 雖然媒體報導沒有精確地說出Gary Payton II 所受傷的組織確切位置是哪邊,但透過他的受傷機制,我們幾乎可以蠻有把握地說應該是橈骨的頭部(Radial Head)的傷勢,這樣的傷勢其實在後面的4-6週,有幾點是要特別注意:

(Photo from: Florida Bone & Joint Specialists) (https://www.flboneandjoint.com/conditions/radial-head-fractures/ 支架護肘的目的是要避免過的的前臂的旋轉動作,如此的保護會是大約在4-6週左右,會依嚴重度來決定時間,來一般來說,大約會載四週左右,四週後慢慢地轉成一般的布織護肘控制疼痛而逐步地捨去對支架護肘的依賴。 前六週要特別小心幾個動作,像是伏地挺身,床上起來用手撐床或地板,過度用力的肌肉收縮像是用力地前推或後拉,過度地使用手肘,或是把整隻手放在很極端地扭動位置等等。一開始的物理治療仍會以控制水腫,維持體能與近端肌力,增進關節活動度,結痂組織的徒手治療來做一開始的治療原則。


雖然這場比賽,最終被廣泛討論的是Dillon Brooks的骯髒犯規,但無論如何,真心希望Gary Payton II 能早日康復,他經歷了這麼多在小聯盟的日子,如此努力,希望他的生涯能繼續走穩走好。


(完)





28 次查看0 則留言

Komentář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