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奧運特輯 2023」:第二篇 賽場防護。

已更新:2023年7月7日


今天我想要簡單介紹一下我們整個賽場防護的一些過程和小細節,當我在寫這篇網誌時,已經是禮拜一了,所以賽事已經圓滿結束了,但這從這次的賽事當中的經驗真的十分寶貴。


在賽事開始前,我和另一位輪值的防護員Kyle會先去運動醫學診間拿冰塊,把冰桶裝滿,這些冰塊是給場上選手所需要冰敷使用的,出發前我們會帶防護五寶,基本上是快速形成真空固定器 (Rapid Form Vacuum Immobilizer )(備註一)、脊椎板架 (Spine Board) 、AED、冰桶、還有大紅防護包。



準備好之後我們就在賽事前一個小時,開著高爾夫球車抵達會場,到了會場我們就架起兩個治療床,這兩個治療床真的超級輕,這事實上是脊骨神經臨床人員的治療床(chiro table),重量超輕的,對我而言賽場防護就應該帶這種桌子,我家裡的治療桌相對就太重了,搬運上會有很多麻煩。


另外當然不要忘記要去裝大冰浴缸,每次裝這個冰浴缸我都會想到台灣夜市裡賣很多愛玉冰和金桔檸檬,飲料上充滿小碎冰,但熟知防護都應該知道這是給中暑的選手用的,但當天早上Chula Vista的溫度約是華氏56度左右,其實有點偏冷,而且陰天的感覺,我們估計大冰浴缸應該不會用到,但安全起見還是將它準備好。


當天的輪值防護是由兩位AT還有一位PT所組成,分別是我、還有Kyle (美東某大學一級排球隊的防護員)另外一位是Megan (帕運田徑防護員,來自德州達拉斯)所組成,基本上會由我待在跑道旁邊,而Kyle和Megan會在田徑場,英文叫Field (也就是標槍、鐵餅和鉛球場)(如下圖)。



治療區中我們掛了一個牌子,上面說明著如果是Minor Athletes (未成年運動員,在美國,未滿18歲就算是),在執行運動按摩或任何在防護帳篷下的醫療行為 (處理傷口、貼匝)都必須要有兩位成年人在場觀察或陪伴,而且整個治療環境必須是在一個可觀察(Observable)和可中斷(interruptible)的,這是我們在輪值之前,需要在網路受訓將近兩個小時,來強調運動員安全的重要性,所以我們任何運動員進來防護帳篷,或是被動地被帶來防護帳篷這邊,都必須要先問對方年齡,如果未滿十八歲,都必須要在旁邊有兩位額外的成年人在場,而這兩位成年人都必須是賽事的人員 (像我就必須呼叫Kyle 或Megan其中一個人回來)。


會被這樣高度要求在治療未成年運動員時,要有兩位成年人在場以及治療環境可觀察和可中斷,是為了確保未成年與兒童的安全,這在美國是非常嚴肅且要很謹慎的,以確保預防未成年的虐待和不當對待,也增加治療過程的透明度,除了保護選手,也保護防護員與治療師。這些規定也確保治療過程是符合倫理和法律的要求,所以我們在賽事出發前,唯一一件一再被強調的就是這件事情。



比賽正式開始,這一天的第一場賽事是男子輪椅800公尺。在開始之前,我因為沒有任何的選手需要防護,在旁邊有一位別場賽事的裁判走過來和我這樣對話:


裁判:Man, you are so busy. (你好忙喔)其實聽得出來他是想要反諷和一點點開玩笑
Rex:Yeah man, hope the whole day stays this way. (對啊,希望整天都像現在這樣。)

裁判笑了一下...。

我繼續回答說:
Rex:Hey, if you see me being very busy, that's a very bad day. (嘿,如果你看到我非常忙碌,那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日子。)
裁判: That's true. That's true. (確實如此。確實如此。)

但必須說,這畢竟是全國大賽事,且比較多是「非接觸性」運動,確實當天的情況就像午後的氣候一樣,穩定而逐漸晴朗。

當天我主要處理三位選手:一位肋骨不適,我幫他直接做徒手處理與關節鬆動術,另外一位是純粹丟完鉛球後腰部非常疼痛,我執行了一些軟組織鬆動 (加州物理治療師不能做乾針,我只有在德州和克羅拉多州時會帶我的針),最後是一名帕奧女子短跑選手在接力之後,雙邊膝蓋著地受傷流血的簡單傷口處理。

接下來是一些照片和影片分享:


Megan 幫助一位輪椅學手拉筋。



賽後的訪問與講評。


最後分享幾個帕運項目的影片:

800 公尺男子輪椅



400公尺混合接力


最後,這趟最榮幸的一件事情就是可以和美國奧運暨帕運委員會的首席醫官 (Chief Medical Officer)Dr. Jonathan Finnoff (芬諾夫醫師) 認識和共事。他是我夢裡才會出現的人物,而如今有機會和他認識真的很開心。

芬諾夫醫師在運動傷害醫療治療方面有二十多年的經驗,他加入美國奧運隊之前,曾擔任明尼蘇達州梅奧診所(Mayo Clinic)體育醫學中心的醫療總監,並自2014年以來擔任明尼蘇達灰狼隊NBA的隊醫。

他曾經來過台灣兩次,很喜歡台灣的美食和乾淨的環境。非常令人尊敬且謙虛的學者和醫師,真開心能和他認識。


真開心我這次的帕奧全國大賽,認識了很多人,這些經驗也讓人印象深刻。


(完)



備註一: Rapid Form Vacuum Immobilizer(快速成型真空固定器)是一種醫療設備,用於固定和穩定患者的身體部位,特別是在急救、創傷處理和康復治療等情況下。它通常用於骨折、關節脫位、軟組織損傷或其他骨骼系統損傷的緊急處理。

Rapid Form Vacuum Immobilizer 通過使用一個可充氣的袋子(如塑膠袋或帶有真空泵的膨脹袋)來包裹患者的受傷部位,並將其抽出空氣,從而產生一個穩定的、緊密貼合的固定形狀。這種真空固定器可以根據患者的身體形態和損傷類型進行定制,以提供最佳的固定和支撐。

真空固定器的主要目的是減輕疼痛、控制損傷部位的移動,並幫助促進傷口的癒合。它提供了一種非常有效的臨時固定方法,可以在急救情況下迅速提供緊急處理。此外,它還可以用於手術前的準備和手術後的康復階段,以支持和保護受傷部位。

總之,Rapid Form Vacuum Immobilizer 是一種用於緊急處理和康復治療的醫療設備,通過真空固定患者的受傷部位,提供支撐、穩定和減輕疼痛的效果。



51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