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實習日記」:不小心也和德州遊騎兵的PT變同學



今天是12月14日,我本人於IAR Sports Medicine 完成我150個小時中的第34個小時,慢慢地往成為FAAOMPT(美國骨科徒手物理治療協會院士)邁進。



今天一到診間時,發現奇怪怎麼燈是亮的,通常我都會比Toko較早到一些,結果進去發現一位亞洲人已經拿著筆記本,正襟危坐地坐在在診間裡,我簡單和他問好,問一下是否也是IAR的學生時,才知道他是IAR Arizona 的同學,我問他在哪裡上班,不聽則已,聽一下嚇一跳,原來是德州遊騎兵的物理治療師 Kai。Kai 是一個非常認真的學員,和我說現在是休賽季,且遇上了大聯盟封館的情況(MLB Lockout),球團給他們四個禮拜的休息時間,他趁著這四個禮拜,每天來跟 Toko,想要一口氣把實習時數完成。其實我真心覺得自己很幸運,多少人大老遠跑來跟Toko,我自己則開車半小時就到就在那哎哎叫,Kai還每天住在附近的旅館,我實在還是很幸運。


今天的第一個病人其實是一位阿姨,但熱衷於攀岩,而有著類似像高爾夫球肘的問題,這位阿姨只有大約半小時的時間,Toko把大部分的時間用在一開始的評估與回家運動的教學上,我很喜歡Toko在一開始的評估之下要她做出會讓手肘會疼痛的動作,然後就直接開始帶運動,帶運動完後再作一下一開始會痛的動作,然後病人就嘴巴掉下來地說:「真的不痛了耶」。其實我覺得這就是物理治療的魅力所在,臨床上的魔術師,治痛要快才痛快。其實高爾夫球肘治療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比較符合臨床實證的多半還是以訓練屈手腕肌離心收縮、增加胸椎活動度與增加近端穩定度與肌力為主。但我還蠻喜歡今天Toko有點反其道而行,在第一開始的東做反而是帶伸腕肌肌群的訓練,透過伸腕肌肌群與屈腕肌群的拮抗作用,進而帶動屈腕肌群的放鬆,這個我們在臨床上會稱呼為「交互抑制」(reciprocal inhibition),也就是當支配一肌肉的運動神經元受到傳入衝動的興奮,因此而使支配其拮抗肌的神經元則受到這種衝動的抑制。


今天這整間運動體育館的創辦人Ben買了一台新的大型機器,叫做tuff tread treadmill,其實就是一種大型的跑步機,少了周圍會前面過多的扶手,而讓運動員在跑步機上有多種動態可能,好比說運球啦,滑冰啦,快跑(sprint)啦,檢測啦等等,我今天是看到一群棒球選手在上面快跑,然後Ben在側錄他們跑步的模式,可以看下面的這個影片:


第二位運動員是一位女生大學籃球員,很明顯有左側阿基里斯腱手術,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處理該手術後所造成的沾黏與關節活動度上的限制,除了基本的軟組織處理與乾針之外,針對背屈 Dorsiflexion的受限上,我們很常會做 Talocrural joint posterior glide talus ,這個在臨床上是很常見的基本手法,歡迎大家參考下面的影片:


另外當然有包括Talocrural joint distraction manipulation:


運動的部分包含幾個基本的小腿肌的離心收縮,英文叫Eccentric Calf Raise:

而另外一個就是很常見的 Pushing sled on toes,或有人說Sled push on toes,也就是純粹用腳趾的雪橇前推:

第三個運動員則是平常就是我帶的休士頓德州人隊的防守鋒衛,他在近期的時候有出現一些在敏捷度訓練時,左腳有點坐骨神經麻痛的症狀,我們在徒手手法上帶他做Sciatic nerve glide floss,坐骨神經神經鬆動術,下面的影片只是一些衛教影片,只是真實處理的時候,要非常小心,因為很容易會引發病人的不適,所以這種鬆動術必須不斷地知道病人反饋之後再繼續前進。

今天其實也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我想簡單聊聊幾個Toko的Fun Fact:

  1. Toko和我一樣不怎麼在上班的時候吃午餐,然後也喜歡喝氣泡水。

  2. Toko上週受傷時的硬舉重量是295磅(我的天啊),將近約133公斤。

  3. 那個女籃球員很喜歡Toko,不時都讓我感受到有粉紅泡泡在診間中浮起來。

  4. 每個人都要有一套Dynamic Warm Up系統,Toko因為是美式足球球員,所以他的warm up都比較類似這種:


(完)






8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