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閒聊」:停止嫉妒與比較

已更新:2022年2月6日



北京冬奧已經在如火如荼的展開了,相信也會有很多人會專注些冬奧新聞,近期聽到了幾個以前美國冬奧的一些故事,其中一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1994年美國花式滑冰女王Tonya Harding的醜聞事件。


Tonya Harding從小約四歲學習花式溜冰,母親雖然是藍領階級,但母親自Tonya小時候開始,就努力地賺錢讓Tonya學習溜冰,只是她的母親對她也實施很多嚴格的教育,甚至有時也會有暴力相向,媽媽對女兒丟冰鞋的冰刀,或是一次練習時Tonya想上廁所,但她媽媽不讓她上,結果她只好直接尿出來,尿還在襪子上結冰。這樣的家庭背景,讓Tonya自幼的天生氣質其實沒有那麼像女生般溫柔可愛,而是有著像男生一樣這種不服輸的個性,甚至有一點點叛逆。


但Tonya憑著後天的努力,但她走上了生涯的高峰,她是世界花式溜冰女子選手史上,第一位在比賽中成功做出三周半跳(Triple Axel)的女性選手,三周半跳歷史上也僅有他和Mirai Nagasu做得出來。

(請見於01分14秒處)

或是直接看這一個:

而當這一切都在完美發展的同時,Tonya在這個階段遇見了他的前夫,也是當時她的經紀人,這位前夫在1994年奧運前夕幾個禮拜時,與 Tonya一起策劃了一個非常惡劣的計畫,該計畫是要襲擊當時Tonya在美國隊上最強大的競爭對手 - Nancy Kerrigan。當時的兩人是死對頭,時常被做比較。Tonya嫉妒著Nancy在大眾媒體上總被形容是公主,形象優質且溫柔出眾的Nancy因著比Tonya有著更多女性的魅力與美,因而擁有多項廣告代言,而Nancy的存在也威脅著Tonya走向奧運金牌的道路。


就在1994年1月6日,Nancy Kerrigan在準備美國花式溜冰錦標賽前的幾天,於一次練習結束後,他在底特律的場館走廊走出去時,遭受到了一名男子襲擊,對方拿著警棍,在Nancy的右大腿上狠狠打了兩下後便逃走,Nancy當場痛哭在地上,直喊著「為什麼,為什麼。」當時這一幕傳送到全世界,全世界所有人都為Nancy打抱不平,但卻也因此事件而間接地提升Nancy於全球的知名度。

而後來Tonya在這個美國花式溜冰錦標賽取得了金牌,她和Nancy之後都一起入選了當年的冬奧賽事,兩人都在六週後的冬季奧運中出賽,Tonya僅得了第八名,而Nancy則獲得了當年的奧運銀牌,Nancy比賽完後所得到的掌聲,彷彿都是在鼓勵著她,除了能從傷害中走出,進而在六週後的大賽而得牌實屬不易。


奧運賽過後,Tonya最後以包庇罪犯的罪名,成了過街老鼠,除了被取消剛剛前述美國花式溜兵錦標賽的金牌,美國滑冰協會也對Tonya判了終身禁賽的處分,被迫放棄花式滑冰。


該故事後來被拍成電影:老娘叫譚雅 I, Tonya.

這件事件時常在美國的日常生活中被講到,Tonya的嫉妒與比較,使她走向錯誤的方向,因此而斷送了她的溜冰前途。


嫉妒與比較是我們在職業生涯很常掙扎的一部分,我時常覺得自己不夠好,因而起了一種嫉妒心或比較心態,因而帶出了身體那種很負面的感受,其實就像是一場比賽的計分板,對手的得分可以是無上限的,而我們看待對手的得分就是這樣無上限的累積下去。


但有時候,就像我一個月前去看休士頓德州人的比賽一樣,每一次的進攻完成,主場球迷無論是怎麼樣小的進攻完成,全場都為他們喝采, 因為這是在每一次的得分,每一次的攻與守,我們都看到他們在背後所付出的代價,這些都是值得喝采的,而不是看待這比賽的結果是如何。


而我們自己也是一樣,今天完成了一個病人的治療,讓他的角度恢復了十度,今天完成了一個課程,寫完了一篇文章,聽了一個Podcast,我們學到了,受到啟發了,這些小事,都是值得喝采的。


我在Toko那看到這麼多明星級的那聯盟選手,看到他們忍著痛,不知道哪來的毅力,努力著讓能夠舉的重量恢復到開刀前的重量,即便乾針很痛,像狂插一個草人那樣,但忍者痛就為了下午能夠如期地進行投球訓練,讓自己比昨天更進步一點。


每一個人追求的復原與追求的目標是不同的,這個復原的過程就是代表每個運動員的特質, 這些特質會成就一個你,打出屬於自己的一場比賽,投出屬於你自己特色的投球內容,而你要去嫉妒別人嗎?這是你人生的價值,你要去嫉妒對手完成比賽,還是你要付出你的所有努力,去完成你自己的比賽。


我們一起努力,一起專注在自己的比賽,打出屬於自己的一場比賽。


(完)






















30 次查看0 則留言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