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Happened」: 劇烈運動過後的高燒

新年快樂大家,今年的一開始是我的大病初癒,因為我過去好幾天都在家裡發高燒,沒錯,當你們那天看完火箭隊的議員的67.2集裡頭的三個影片,其實看似很短的影片,但重複我們其實NG了很多次,所以整場跑下來用了將近快30分鐘的時間,等到影片完成時,我已經算是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因為這些都算是高強度間歇訓練High Intense Interval Training ( HIIT ),而我在全身是汗且穿發熱衣的當下,回家沒有立刻洗澡,反而只是身體擦乾,然後就換件衣服,就開始著手準備晚上的錄音,沿途到了晚上10點多才將錄音完成才下去洗澡。因而促成了後面三天的噩夢。


沒錯,我在隔天的晚上就開始發高燒,燒到了2021年的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小時,我整個人攤在床上都沒有起來過。這是我可能近三年來第一次的感冒和發燒。





我真的記不起來我上次發高燒三天是什麼情況,或是什麼時候了,這在平常在家人和朋友面前的我是非常罕見的情況。我回憶起國中以前的時候,很常的感冒往往會是在某次劇烈打籃球後,一直穿著濕濕的衣服回去上課,課堂裡的電風扇又一直吹,沒過多久,馬上就感冒了。


今天,在2022年的第一天,我決定要把曾經看過的文獻好好的了解一下,為什麼劇烈運動後會有這種免疫力急速下降的情況。


當我們在執行過度訓練時,我們其實會壓制住我們的免疫系統,因為我們會或多或少,在劇烈運動的中間,有些肌肉或關節骨骼內部會有微小的創傷等等,這樣就會造成一個所謂的免疫抑制的行為(immunosuppression),也就是所有的免疫反應都受到了抑制,因而使得身體會得到可能的感染或細菌與病毒的攻擊。在一篇2007年研究當中[1],研究者找出三個不同的組別,分別是運動菁英員(elite athlete group)、娛樂休閒型運動員(recreational trainer or athletes group)與久坐不運動型(senentary group),在五個月的時間當中,尤其前一個半月對於運動型菁英組密集訓練賽季,來觀察每一組中感染上呼吸道疾病的比例值,結果顯示,在運動菁英組中,有66%的運動菁英中感染過了上呼吸道疾病,久坐不運動型,則是有45%的人感染過了上呼吸道疾病,而娛樂型休閒型運動員,則僅有22%的人感染過了上呼吸道疾病。其實這些數據都足以令人震驚了。但這些在研究上,仍處於一個形式叫做cytokine hypothesis,中文直翻叫細胞因子假說,意思是它還沒有被證實,但它是一個假設性的論點,只是科學家都知道,激烈運動會和我們的免疫系統有著程度性的影響。


簡單的說就是,當我們在執行激烈運動時,免疫系統也跟著忙碌起來,原因是它開始啟動之後,急於幫著我們做各式各樣的修復動作,而這些免疫系統在忙的這個行為,而這些會需要我們身體更多的能量去處理修復的動作,這也許可以解釋了為什麼每當你到了能量極限之後,你試著想要再多舉一下,或多跑快一點點,你卻發現你做不出來,也許原因是你身體要把這一部分的能量,留在正在執行修復的這件事情,而身體很自然的優先順序而已。要生存,還是要變更精壯?我想身體會直接告訴它想先生存。


所以針對運動影響免疫系統的論點,都會普遍建議民眾如果要有著強壯的免疫系統,中量等級的運動才是最理想的,因為不運動或過度運動會影響到免疫系統,可是中量等級的話能夠將免疫系統提到最大化,因此像是平時地30-45分鐘的健走,腳踏車,室內、室外的跑步,都會是很理想的。


我這回的HIIT,我認為其實也沒什麼不對,我覺得我就是安排得很不聰明,累了一天還要去跑HIIT,但若是要我調整的話,我會在室外運動結束後,回家就要立刻洗澡,把外頭可能的感染源都得到適量的控制,也許我這回就不會病成這個樣子。


每一次的紀錄和每一次的生病,都會記錄我的學習,這回的生病,給大家做個參考。


(完)








Reference:





9 次查看0 則留言

תגובות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