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傷兵Happened」:Zhaire Smith的過敏性休克 (Anaphylactic Reaction)

已更新:2023年4月11日



Zhaire Smith,是一位NBA球員,現在正在發展聯盟奮鬥中。他在2018年選秀,第一輪第16順位:當初被鳳凰城太陽選走,後來被交易到七六人隊。他來自於德克薩斯理工大學 (Texas Tech University),在他的第一個賽季開始之初有了腳骨折的問題,在痊癒之後的八月份,在他第一個賽季前夕,發生了讓他這一輩子永遠不會忘記的全身性過敏反應 (Anaphylactic Reaction )。


(截圖於:hoopsrumors.com)


自小就全身性過敏

他有全身性過敏反應,是在小時候就知道了,當時是他的一位同學玩遊戲把花生醬抹在他的臉上,結果立刻造成全身紅疹,且同時有雙眼腫起來的情形。雖然之後完全痊癒,但也在當時知道他對於花生會有很嚴重的過敏


在他進入NBA的第一個賽季初,於一天練習之後,Zhaire 吃了一些芝麻雞 (sesame chicken),是一種很常見的中國餐廳料理。而一口咬下芝麻雞的瞬間,他卻不曉得這是他一生最後悔的決定之一......。




全身性的過敏反應

在吃完之後感覺到他嘴唇有點微微的麻感 (Tingling),但這個症狀在一開始時慢慢地退去,在他回家後,洗澡的同時,發現身體開始起了紅疹,喉嚨開始腫脹,當時家中沒有人在家,因為家人們都前去他姊姊的一場排球比賽,他試著去找家裡的EpiPen(治療過敏性注射型腎上腺素針),找到之後他馬上注射使用,但發現一點效果也沒有,仔細一看,發現家裡僅剩的這一隻注射針過期了,以致於使用後不見任何效果


當時他因為過敏反映所造成的喉嚨腫大而無法說話,只快速地傳簡訊給家人知道他的情況,再傳完簡訊後,他不斷地嘔吐,不久後便昏倒了。家人趕忙回家,為他叫了救護車並送到醫院。

一到了醫院,醫生發現他開始吐血,開始替他插管,引流肺部的組織液,也因為不能進食的關係,也插了鼻胃管,經過六週的治療之後,他總算出院了,但出院時仍然使用鼻胃管,整個治療過程中,他整整掉了40磅的體重。

好在幾週後,他順利地復原,大約在過敏反應發生的10週後,他逐漸地恢復到場上,甚至在最後一場例行賽拿下了17分


過敏性反應(Anaphylactic Reaction )

過敏性反應(Anaphylactic Reaction )或是過敏性休克(Anaphylaxis)是一種嚴重的全身性過敏反應,常見的過敏原因有因為昆蟲叮咬,像是被蜜蜂叮,也有可能是食物或是藥物過敏。這類情形也很有可能在運動場上發生,好比說運動員在賽前吃的食物,或是可能對某種水果過敏等等的。




EpiPen 艾筆腎上腺素注射筆

在我過去所參與的在賽場防護醫療箱中,往往都會備有EpiPen(艾筆腎上腺素注射筆),EpiPen 是必須隨時具備的,因為在嚴重全身性過敏性反應的第一線治療可以使用上述的肌肉注射腎上腺素,注射的位置會是血液循環充足的地方,,像是大腿外側或是臀部,在插下去時將針停留十秒,大約能夠在5-10分鐘見效。當然更重要的是,必須在過敏發生的當下就叫救護車,以便有後續的插管或合宜的照護,因為嚴重的過敏性休克發展極快,若是沒有適當的控制,是會致命的可能。


EpiPen 使用方法:

過敏性反應(Anaphylactic Reaction )是不可輕忽的全身性反應,在家中或運動場上必須預備相關的處方用藥,以備真要是發生了,便能夠有效控制過敏反應。



(完)




33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bottom of page